#2020年諾貝爾獎# 【「基因剪刀,早兩年拿諾獎也沒問題」】《中國科學報》:CRISPR/Cas9基因剪刀技術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8年就拿下諾獎?

高彩霞:它最大的意義在於對 DNA序列進行非常精準的編輯,用打靶來作比喻,通過它可以「指哪兒打哪兒」。

以前的基因組編輯或者基因組工程的廣適性不強、技術有一定的難度,很少有實驗室能掌握這項技術。有了CRISPR,「舊日王謝堂前燕終於飛入了尋常百姓家了」。

和以前的技術相比,它簡單、易學、廉價,大大地降低了入門門檻,更重要的是它的打靶效率也更高,可以同時對多個靶點進行靶向的編輯和修飾。

王皓毅:任何一個重要的科學問題或技術的突破,往往都不是一兩個人的貢獻,包括CRISPR這個領域其實是很多人很多年的持續研究。

她們兩位的工作很重要,針對CRISPR系統裏面的一個代表系統,能夠把所有必要的功能元件純化出來,在體外第一次證明針對特定DNA分子的靶向切割化學反應。這個解析也為後續的應用提供了最基本的框架。

所以我認為,表彰她們是因為最核心的概念性工作,我完全可以理解這個諾獎的選擇的。

仇子龍:8年就拿獎並不算快,因為這項技術確實太重要了。就像當年獲得諾貝爾獎化學獎的聚合酶鏈式反應(PCR),這種技術一問世,就立刻引起了分子生物學研究的一場革命,不用它就無法擴增DNA。

CRISPR也一樣,現在只要研究基因功能的,基本都要用到CRISPR,它太好用了。早兩年拿獎都沒問題!http://t.cn/A6bfV9yU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