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西化石為被子植物起源提供新證據】被子植物起源及歷史是植物學家長期以來致力攻克的植物學難題。關於這個問題現代植物學家提出過各種不同的假說,我國遼西義縣組的被子植物化石曾為檢驗這些假說提供了重要的證據。

近日,《地質學報》(英文版)發表了南京地質古生物所研究員王鑫和海南科技職業大學教授韓剛團隊題為《中國早白堊世被子植物的新果序》的論文。柳條溝始果作為早白堊世義縣組被子植物家族的最新成員,為相關研究提供了更多的證據。

始果的標本來自內蒙古寧城縣大雙廟鎮柳條溝的義縣組地層。始果是一個包含了五個形態各異、連接在同一個軸上的由瓶形心皮發育而來的果實的果序。化石大約7.4厘米高,2.8厘米寬。五個果實以不同的姿勢螺旋排列于同一個軸上。每個果實具有一個光滑下延的果柄,中部是由原來子房發育而來的果實,頂端光滑延伸,沒有明顯分化的花柱。靠近頂端的地方果實上有一個原來子房的開口留下的痕迹。

傳統理論認為,木蘭類的對摺心皮是最原始的。這個理論得到此前發表過的古果和中華果的支持。

王鑫告訴《中國科學報》,最新理論認為,無油樟的瓶形心皮是最原始的。但是,相應的化石證據卻比較少,只有發表過的瓶形遼寧果。但是,瓶形遼寧果的發表並未引起大家多大關注。背後的原因很可能是瓶形遼寧果僅是一個孤證。因此這種情況下亟需更多的證據來確認植物學的新理論。

首先,始果的形態表明衍生出它的心皮很可能是瓶形的,絕對不可能是對摺心皮。這一結論為現在流行的被子植物演化新理論提供了化石證據支持。

其次,始果的出現使得原先報道過的瓶形遼寧果不再是孤證,再次重申了瓶形心皮在早白堊世的存在。

第三,不同於單獨保存的瓶形遼寧果,始果是以群體的面貌(果序)出現在人們面前的,不僅數量多,而且直接相連。這種化石保存形式完全排除了個別化石造成假象的可能性。直接相連的五個果實雖然大體上相同,但是具體的保存姿勢、排列方向各有不同,為人們解讀始果植物的形態、生殖器官的形貌、性別提供了難得的原始資料。

第四,對於研究被子植物起源和歷史來說,始果和以前報道過的被子植物化石告訴人們,義縣組的被子植物已經呈現出一定的多樣性,表明義縣組之前肯定有著現在還不為人廣泛認可的被子植物的隱秘歷史。

相關論文信息:http://t.cn/A6GzTXbP
http://t.cn/A6GzTXb7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