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科學那些事兒# 【著名數學家陳景潤的晚年:深受帕金森氏症折磨】在中國,著名數學家陳景潤的聲譽是頂天立地的。「頂天」是指,他在哥德巴赫猜想研究領域中取得「1+2」的傑出貢獻,成為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上的里程碑,享譽中外。「立地」是指陳景潤是中國老百姓心目中知名度最高的科學家,堪稱家喻戶曉,婦孺皆知,且代代相傳。1978年1月,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的發表如同按下了那個科學春天的觸發器,在全國範圍內迅速形成一股經久不衰的「陳景潤熱」。他被這股旋風牽引,從清寂的數學世界中分身,在熱鬧的大眾生活中扮演各種角色。邀請他作報告的單位排成了長隊。他去山東、去安徽、去河南、去湖北、去貴州……人們似乎並不在乎能不能聽懂他那南方口音極重的普通話,只要能請到他就滿足了。報紙、刊物也紛紛請陳景潤寫文章,青年報約請陳景潤「與青年人談理想」;體育刊物約請陳景潤談「做一個科學家要身體好」;省報約請陳景潤「與青年同志們談學習」……還有全國各地寄給陳景潤的信件等著他拆看,一個又一個從外地趕來的青年要面見他,要跟他學數學,跟他探討「哥德巴赫猜想」問題。總之,在當時特定的時代背景下,陳景潤被賦予了太多的社會意義。

陳景潤被世人廣為傳頌的事迹除了他對數學如痴如醉的迷戀、熱愛和執著追求外,還有他晚年與病魔的頑強搏鬥,在病中堅持工作。由於長期的清貧生活和過度勞累,陳景潤體質一直很差,1984年又因為一場交通事故引發了帕金森氏症,從此他開啟了數學研究和與病魔抗爭并行的生活模式。黨和政府以及有關部門對陳景潤的健康狀況和疾病治療高度重視,並全力解決實際問題。陳景潤曾住過309醫院、北京醫院、中日友好醫院、北醫三院、宣武醫院、廣安門醫院、中關村醫院等,得到了良好的治療和護理。福建省委、省政府和福州市委、市政府曾兩次邀請陳景潤到福建中醫學院治療,表達了家鄉父老鄉親對他的關心和敬重。在第二次赴福州治療期間,1993年5月20日,福建省還專門舉行儀式,為陳景潤慶賀60歲生日(陳景潤的生日是5月22日)。經過福建中醫學院的精心治療和悉心護理,陳景潤的病情有了明顯好轉,確屬不易。為此,在數學研究所的建議下,1993年6月24日中國科學院以周光召院長的名義給福建省委、省政府以及省委書記陳光毅、省長賈慶林寫了一封感謝信。

但當時帕金森氏症在世界範圍內尚屬頑症,1993年10月陳景潤的病情又出現了一些反覆,以至於體重下降到55公斤,走路必須有人攙扶,睜眼困難,各有關方面都對陳景潤下一步的治療方案心急如焚,中國科學院與福建省更是頻繁磋商。但作為「主角」的陳景潤似乎對自己的病情無動於衷,他於1993年11月13日給中國科學院周光召院長以及數學研究所龍以明所長等寫了一封信。信中簡要回顧了自己的治病過程,特別述及鄧小平對他的關心和愛護。1981年,為了減輕陳景潤成名之後社會活動增加、不能專心科研工作的苦惱,鄧小平曾親筆批示:「可否為其配一秘書,以分其勞?」在這樣的背景下,李小凝——他的父親李尚傑在「文革」中曾任陳景潤當時所在的數學研究所五學科研究室黨支部書記,對陳景潤的境遇深表同情並關愛有加——即被安排做陳景潤的秘書。陳景潤在信中說:

「李小凝……不僅使我在病中繼續從事學術活動……還敦請民間針灸專家和搜尋驗方,得以使我從1987年春走出醫院病房……我的病況曾一度明顯好轉。在這種情況下,1990年底李小凝提出請求自費出國學習,我即表示同意……現獲悉李小凝已回國,我懇切請求院、所領導能再派李小凝同志擔任我的秘書(況且我已兩年未招研究生,處理學術函件十分困難),以使我在病中學術活動得以繼續,更為重要的是可以進一步加強協調醫療措施,以加快我患病之軀早日康復。」

這封信的正文系列印,落款系用鋼筆手寫,字跡潦草,筆畫蜿蜒,如果不是另外有人用鉛筆在旁邊加以註釋,「陳景潤 1993年11月13日」寥寥數字幾乎不能辨識——這顯然是深受帕金森氏症折磨的陳景潤的手跡!身體尚未康復甚至已經出現惡化傾向的陳景潤用顫抖的手堅定地握著筆,清晰地表達了自己念茲在茲的唯一願望——「懇請再派李小凝擔任我的秘書,以使我在病中學術活動得以繼續」。

《中國科學報》 (2020-11-05 第5版 文化周刊)http://t.cn/A6G5jeVp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