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水塔」,生物多樣性保護刻不容緩】在12月11日第18個國際山地日來臨之際,中國與尼泊爾近日共同宣布了珠峰最新「身高」——8848.86米。這一消息讓興都庫什—喜馬拉雅(HKH)山區再受關注,這一區域被稱為地球「第三極」、「亞洲水塔」,也是全球生物多樣性的「基因庫」。

作為生物多樣性的「堡壘」,這一地區是35000多種植物和200多種動物的生命搖籃。然而,由於生態系統過度利用、氣候變化等因素的疊加,該區域的生物多樣性正在遭到破壞。生態退化與生活貧困交織讓這一區域的發展陷入惡性循環。

那麼,這個全球生物多樣性最豐富,同時又是最貧窮和最受忽視的地區,如何實現保護與發展並舉?作為該區域的大國,中國的近年來的生態保護與生態扶貧經驗可為區域發展提供哪些借鑒?《中國科學報》就此採訪了國內外的專家學者。

▲ 全球「基因庫」

高山被喻為地球健康的「晴雨表」,在世界上的這些高海拔地區發生的變化往往決定著下游地區地區河流的流量、流速及季節變化、農作物的收成及人民生計的可持續性。

作為世界最大山地系統之一,興都庫什-喜馬拉雅山脈是亞洲最重要的10條河流的發源地,為超過20億人口(約為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提供了水資源,被稱為「亞洲水塔」。

同時,該地區也是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最重要的區域之一,涵蓋了全球34個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中的4個,是35000多種植物和200多種動物的生命搖籃。被稱為全球的「基因庫」。

「有趣的是,這裏也是眾多農作物和動物,包括今天的家禽雞的發源地。」國際山地中心(ICIMOD)總幹事Pema Gyamtsho12月11日在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說,「該地區至今仍不斷有新物種被發現。從1998年到2008年,僅在喜馬拉雅山脈東部,每年平均有35個新物種被科學家發現和描述。」

興都庫什-喜馬拉雅山脈全長3500公里,橫跨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中國、尼泊爾、不丹、孟加拉國和緬甸八個中亞與南亞國家。「共同的生態環境將這些國家和地區的人民連接成為一個命運共同體,保護也就成為共同的使命與任務。」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政府間科學政策平台(IPBES)中方專家、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所長吳寧在接受本報採訪時說。

▲ 「搖籃」的威脅

然而,人類對資源的過度利用與氣候變化共同影響著當今山區的可持續發展。「特別是喜馬拉雅地區,氣候變暖及其導致的乾旱化已經是HKH西部地區生態系統退化和生物多樣性降低的重要因子。」中科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石培禮在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說。

「隨著氣候變化和氣溫升高,動物和植物物種被趕到山上,常常導致適應空間的耗盡。」Gyamtsho說。一個例子是虎的棲息地從溫暖的山麓逐漸轉移到高海拔地區,侵入了雪豹的山脈,把後者推向了山坡上。「這種現象會影響整個食物鏈,擾亂捕食者與被捕食者種群的平衡。」他說。

同時,石培禮表示,空前的人類發展速度和土地利用方式變化,包括森林砍伐、人工經濟林純林的種植(如種植橡膠樹和高價值的人工林)都會導致生物多樣性的迅速喪失。另外,環境污染、氣候變化和外來物種入侵(如紫莖澤蘭、飛機草、馬纓丹等)、野生動物棲息地喪失等一些列的連鎖反應,也在區域加速生物多樣性的減少。

ICIMOD統計,根據當前生物多樣性喪失和土地退化的速度,到本世紀末,人類可能目睹印度喜馬拉雅山脈1/4的特有物種滅絕。由於氣候變化的影響和人類的過度採集,該地區冬蟲夏草正迅速走向滅絕。此外,偷獵和非法貿易野生動物和產品,過度放牧、採礦、地下水超采等都是導致環境退化和生物多樣性喪失。

「隨著人口的不斷增加以及隨之而來的對自然資源的加速開發利用,也使得山區社會在應對和適應氣候變化方面的能力下降。這兩種作用力的交織使得當今山區始終扭結于發展與保護的矛盾之中,也使得生態退化與生活貧困成為一對孿生的怪胎。」吳寧說。

▲ 中國的方案

我國是多山之國,山地、丘陵和高原的面積佔全國土地總面積的69%。

作為中科院拉薩高原生態綜合試驗站副站長,石培禮對近年來我國在HKH地區的生態保護方面很有感觸。「在自然保護區建設和國家公園建立方面,以及對重要的珍稀瀕危物種保護方面,我國生物多樣性的保護都有體現。」他對《中國科學報》記者說。

如今,藏羚羊、雪豹、白唇鹿等一些珍稀動物逐步擺脫瀕危處境,種群數量呈明顯增長趨勢。同時,三江源國家公園和大熊貓國家公園建設正在推進中,為生態環境和生物多樣性的保護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不僅如此,我國青藏高原二次科考正在進行中,它將進一步從多角度解讀「亞洲水塔」和「全球基因庫」的生命密碼,促進人們對當地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統多種功能的認識。

「過去30年間,中國在退化生態系統恢復重建和環境治理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吳寧表示。例如,在廣大山區,包括屬於興都庫什-喜馬拉雅地區的青藏高原和橫斷山區,我國實施了大規模的天然林保護工程、退耕還林工程和退牧還草工程,探索出一條將生態治理與山區發展相結合的可持續路徑,生態文明思想已經深入人心。

在他看來,這些成功的經驗與模式可以給發展中國家,特別是喜馬拉雅地區的南亞國家提供有益的啟示與範例。

HKH地區作為貧困人口分布較多和集中的區域,山區人口的生計和社會發展更加依賴生物多樣性及其提供的生態系統服務。如我國貧困人口集中連片的「三區三州」就包含了HKH地區的藏區。「不過,近年來中國在生態扶貧已經取得了一些成功案例,尤其是在生存條件差、但生態系統重要、需要保護修復的地區,結合生態環境保護和治理,探索出了生態脫貧的新路子。」石培禮說,這為HKH區域的發展提供了「中國方案」。

▲ 共同的倡議

「HKH地區不必是最貧窮的地區。」Gyamtsho強調,「我們擁有壯觀的自然景觀、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和豐富的水資源,以及促進與自然共存的傳統和文化,為社會經濟發展提供了巨大的潛力。HKH國家必須團結起來,進行跨界合作,建立有彈性的生計。」

石培禮也建議,保護HKH地區的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可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在跨境地區開展生物多樣性保護合作,不但有利於大區域的生態保護和發展,還可以增加生態系統抵抗氣候變化和土地利用變化的彈性,實現發展和保護的雙贏。

最近,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興都庫什-喜馬拉雅部長級首腦會議和宣言進一步明確了《興都庫什-喜馬拉雅行動倡議》的重要性,這為生物多樣性保護跨界合作和在國際舞台形成統一的聲音鋪平了道路。

「對於廣大的興都庫什-喜馬拉雅山區來說,和平與發展是一個永恆的主題。」在吳寧看來,共同保護和建設好興都庫什-喜馬拉雅的廣大山區不僅是一個地方或區域的發展問題,也與國家的生態外交密切相關。中國作為該區域的大國應該在國際社會帶頭呼籲對於山區保護與發展的重視,將山區的保護與發展擺在同等重要的位置。

同時,他建議,國際社會在扶貧與發展上幫助廣大山區民眾,為他們創造更多的發展機會。此外,應該積極推動生態補償機制的建立,在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框架下聯合區域內的相關國家認真履行生物多樣性的惠宜分享機制,讓資源保護者能夠從資源開發利用上真正受益,只有這樣保護與發展才能實現可持續。http://t.cn/A6qb4Qyw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