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年前蘇聯學生探險隊神秘死亡之謎,他們用科學找出了答案】
這個研究的開頭是一個悲傷的故事。62年前,蘇聯的一支學生探險隊神秘死亡。事件3個月後,蘇聯當局以一種「令人信服的自然力量」為這些徒步旅行者的死亡「蓋棺定論」。迪亞特洛夫之謎也成了一個民間傳說。

62年後,瑞士洛桑理工學院教授Johan Gaume和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岩土工程系教授Alexander Puzrin,可能找出了答案。1月29日相關論文刊登于《通訊—地球與環境》。論文傳送門:http://t.cn/A65arPGf

2019年10月初,一通未知來電打到了Gaume的手機上,當時的他沒想到自己將要面對蘇聯歷史上最大的謎團之一。

來電的是一位《紐約時報》的記者,詢問Gaume對60年前發生在俄羅斯北部烏拉爾山脈的一場悲劇有何見解,這場悲劇後來被稱為迪亞特洛夫之謎(Dyatlov Pass Incident)。

Gaume是洛桑理工學院雪和雪崩模擬實驗室主任,那時,他從未聽說過這個案子。「我要求記者第二天給我回電話,以便自己收集更多信息。之後,我了解到的東西激起了我的興趣。」他回憶說。

1959年1月27日,一個主要由烏拉爾高爾基國立大學學生組成的10人團隊,由23歲的Igor Dyatlov帶領,開始了為期14天的徒步,前往位於當時前蘇聯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州北部的Gora Otorten山。團隊成員都是經驗豐富的越野和滑雪者,不過,他們前往的這類路線當時被列為第三類——風險最高的一類,這裏氣溫能低至零下30攝氏度。

1月28日,探險隊的一名成員Yuri Yudin決定返回。但他沒想到的是,自己再也見不到團隊其他同學了。

團隊最初預定返回出發地Vizhay村的日子來了又過去,但沒有人回來。救援隊開始搜尋他們。

2月26日,救援隊在探險隊目的地以南約20公里處烏拉爾山(也被稱為「死亡山」)的山坡上發現了他們的帳篷被嚴重損壞,但東西都被留在了這裏。往下走,在一棵西伯利亞老雪松樹下,救援隊發現了兩具只穿著襪子和內衣的屍體。

後來,救援人員在大樹和帳篷之間又發現了其他3具屍體,包括Dyatlov。據推測,他們是在試圖返回營地時被凍死的。兩個月後,救援隊在積雪深厚的峽谷中發現了剩下的4具屍體。這幾名死者傷勢嚴重,比如有胸部和頭骨骨折。

究竟發生了什麼?

蘇聯當局進行了調查,但在3個月後宣布結束,並且得出結論是,一種「令人信服的自然力量」導致了這些徒步旅行者的死亡。在沒有倖存者的情況下,2月1日至2日晚上發生的事件無人知曉,並留下了無數猜測,從殺人的雪人到秘密的軍事實驗。

這就是Gaume面臨的謎題。

接到《紐約時報》記者的電話后,他開始在黑板上寫下方程式和數字,試圖從純粹的力學角度理解發生了什麼。

當記者回電話時,我告訴她很可能是一場雪崩突然襲擊了探險隊,當時他們正在帳篷里睡覺。

這一理論是最合理的,也是俄羅斯檢察官辦公室在2019年應受害者親屬的要求重啟調查后提出的。

但證據的缺乏和奇怪元素的存在未能說服所有人。「我很感興趣,於是開始更深入地研究這個理論。然後我聯繫了Puzrin,一個月前我在法國的一次會議上見過他。」

Gaume和Puzrin一起梳理了相關檔案。他們還與參与調查該事件的其他專家進行了交談,並開發了分析和數值模型,以重建那場可怕的雪崩。

「我非常渴望這樣做,尤其是因為我兩年前就開始研究板狀雪崩了。我的主要研究領域是滑坡。我研究的是山體滑坡觸發和實際發生之間的一段時間內會發生什麼。」Puzrin說。這正是1959年發生的事情:探險者在白雪覆蓋的山坡上挖了個洞搭帳篷,但雪崩直到幾個小時后才發生。

「雪崩理論至今未被完全接受的一個主要原因是,沒有給出它是如何發生的解釋。」Gaume說。事實上,有很多觀點與這一理論相矛盾。首先,救援隊沒有發現任何雪崩或其沉積的明顯證據。然後,帳篷上方的平均坡度——不到30度——不足以發生雪崩。而且,如果發生雪崩,至少是在坡被開鑿9個小時后觸發的。最後,在一些受害者身上觀察到的胸部和頭骨損傷並不是典型的雪崩傷害。

在論文中,Gaume和Puzrin試圖解決這些問題。「我們使用雪摩擦力和當地地形數據來證明,小型板狀雪崩可能發生在緩坡上,幾乎不會留下痕迹。在計算機模擬的幫助下,我們證明了雪板的撞擊會導致與觀測到的傷害相似的傷害。」

而探險隊鑿開雪坡和觸發事件之間還有一個時間差。「之前的調查人員一直無法解釋,那天晚上沒有降雪,怎麼會在半夜觸發雪崩。我們必須想出一個新的理論解釋它。」Gaume說。

在悲劇發生的那一晚,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重力風的存在,也就是在重力作用下將空氣吹下斜坡的風。這些風可能把雪吹走了,然後雪從帳篷上堆積起來,這是由於團隊成員沒有意識到的特殊地形。

「如果他們沒有在斜坡上開個洞,什麼都不會發生。這是最初的觸發點,但單憑這一點還不夠。下降風可能使雪漂移,使額外的負荷慢慢積累起來。在某個點上,裂縫可能已經形成並擴展,導致雪板崩塌。」Puzrin說。

儘管如此,兩位科學家都對他們的發現持謹慎態度,並明確表示,這次事件的很多方面仍是一個謎。「沒有人真正知道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但我們確實提供了有力的定量證據,證明雪崩理論是可信的。」Puzrin說。

為本研究開發的兩個模型——用來估計觸發雪崩所需時間的分析方法來自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洛桑理工學院團隊估算雪崩對人體的影響——將有助於更好地理解自然雪崩和相關的風險。
http://t.cn/A65arPGt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