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多納去世# 第一次真實感受馬拉多納是94年世界盃,記得那時還有不少媒體把他的名字翻譯為「馬勒當拿」。

現在仍清楚的記得,某天早上,一個同學抓住我的衣領說:「你知道嗎?馬拉多納被禁賽了!」說完,他已經淚流滿面。

在那個消息不發達的年代,周二出版的《體壇周報》我們要周四才能看到的歲月,這個無比震驚的消息,是從同學的哭聲中才得知的。

那屆世界盃,小組賽馬拉多納帶著阿根廷摧枯拉朽,兩場比賽后卻被國際足聯判定服用禁藥而禁賽,後面的比賽阿根廷就直接蔫掉了。

時間一晃已經26年多了,但馬拉多納還是馬拉多納,永遠讓你猝不及防!

今天得知#上帝收回了上帝之手# 的這一刻,我的腦海里全是那個同學抓著我的衣領搖晃著哭喊的畫面,此刻的我,也好想能抓住一個人的衣領去搖晃!

#馬拉多納屍檢結果# #阿根廷全國哀悼馬拉多納三天#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