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唯一的狀元駙馬,文采倒底怎樣?驗驗!】
《續夢中十韻》
(唐)鄭顥

間歲流虹節,
歸軒出禁扃。
奔波陶畏景,
蕭灑夢殊庭。
境象非曾到,
崇嚴昔未經。
日斜烏斂翼,
風動鶴飄翎。
異苑人爭集,
涼台筆不停。
石門霧露白,
玉殿莓苔青。
若匪災先兆,
何緣思入冥。
御爐虛仗馬,
華蓋負雲亭。
白日成千古,
金縢閟九齡。
小臣哀絕筆,
湖上泣青萍。

這個鄭顥,頗有來歷。在1300多年科舉史上,他是唯一一位由狀元而被招為駙馬者,可惜此事實為被迫,鄭顥本人並不願意,畢竟唐代公主生於帝王家,驕橫異常,又往往豪放,大多數駙馬頭頂都是綠草如茵。《資治通鑒》第二四九卷載:初,上令白敏中為萬壽公主選佳婿,敏中薦鄭顥;時顥已婚盧氏,行至鄭州,堂帖追還,顥甚銜之,由是數毀敏中於上。敏中將赴鎮,言于上曰:「鄭顥不樂尚主,怨臣入骨髓。臣在政府,無如臣何;今臣出外,顥必中傷,臣死無日矣!」上曰:「朕知之久矣,卿何言之晚邪!」命左右于禁中取小檉函以授敏中曰:「此皆鄭郎譖卿之書也。朕若信之,豈任卿以至今日!」敏中歸,置檉函于佛前,焚香事之。
  
這段翻譯過來大致如下:起初,唐宣宗命令白敏中為女兒萬壽公主選擇佳婿,白敏中選中並推薦鄭顥;當時鄭顥已經與盧氏女訂婚,走到鄭州時,被宰相府的堂貼追回,為此鄭顥對白敏中很不滿意,經常在唐宣宗面前詆毀白敏中。白敏中將趕赴邊鎮,對唐宣言說:「鄭顥不願意娶公主,對我怨恨入于骨髓。我在政事堂掌政,他不能對我有什麼奈何;今我要出朝,鄭顥必定趁機惡語中傷,我恐怕死期不遠了!」唐宣宗說:「朕早就知道了,您為什麼這麼晚才說!」於是命左、右近侍從宮禁中取出一個紅柳木盒子,交給白敏中說:「這裏面都是鄭郎譖毀您的書信,朕如果相信,哪裡能重用您到今天呢!」白敏中回到家中,將紅柳木盒子放到佛象前,燒香下拜,供若神明。

這位鄭顥為何如此恨白敏中呢?鄭顥,滎陽(今 河南滎陽)人,后落籍河清(今河南 孟津)。字養正,生年不詳,卒于唐懿宗咸通元年(860)。唐憲宗時宰相鄭絪之孫,唐武宗會昌二年(842)壬戌科狀元及第。登第後任右拾遺,詔授銀青 光祿大夫,宣宗三年(849)充翰林學士。宣宗為萬壽公主招婿,宰相白敏中(白居易堂弟)薦舉鄭顥,其時鄭已赴婚楚州(今江蘇淮安),迎娶名門望族盧氏。白敏中發堂帖將行至鄭州的鄭顥追回,宣宗為其完婚,拜駙馬都尉,又提為中書舍人、禮部侍郎。但鄭懷念盧氏女,深恨白敏中,后常于宣宗前狀告白敏中,宣宗皆不以為然。鄭顥后升刑部侍郎、吏部侍郎,大中十三年(859)為檢校 禮部尚書,又任河南尹。大中十四年死於任上。

實際上,萬壽公主自恃為宣宗最寵愛的女兒,下嫁鄭顥伊始,頗為刁蠻。據《幽閑鼓吹》載:駙馬鄭尚書(顥)弟顗(鄭顗)嘗有疾,上使訊之。使回,上問公主視疾否,曰:「無。」「何在?」曰:「在慈恩寺看戲場。」上大怒,且嘆曰:「我怪士大夫不欲與我為親,良有以也。」命召公主至。公主走輦至,則立於階下,不視久之。主大懼,涕泣辭謝。上責曰:「豈有小郎病乃親看他處乎?」立遣歸宅。又據《新唐書》載,主每進見,帝必諄勉篤誨,曰:「無鄙夫家,無干時事。」又曰:「太平、安樂之禍,不可不戒!」#唐詩##唐朝##狀元##公主#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