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挽(二首) 》
(明)趙宜生

其一
嗚呼騎牛人,汝往一何速。
形神如此癯,壽命豈終促。
壯歲即抱病,有書不能讀。
守茲固窮節,不能養親祿。
既無耕種力,靡水與菽。
日月忽不掩,今晨當就木。
大化已雲終,何勞妻子哭。
永別竟無歸,荒墳草余綠。

其二
先輩多達士,後人罔知死。
苦為聲色迷,蚩蚩竟如彼。
我當半百年,已悟此中理。
富貴隨所望,貧賤隨所以。
布衣及蔬食,足充諸己。
修短自由天,氣化返為鬼。
哭者何必哀,爾豈不然爾。
田橫有悲歌,秋風起蒿里。

《嘉靖志》載,參《姚江逸詩·傳》,趙宜生,字德純,宋宗室也。踐行篤實,粹于經、史、文、藝,值至正之亂,晦跡芻牧,號騎牛野人。明初,舉為邑訓導,欣然就職,勸誨後生,觀聽從化(光緒《餘姚縣誌·選舉表》記載,洪武三年(1370)被徵召)。宋僖詩:「往來慰衰暮,感慨寧無同。」謂宜生也。其詩,五言學陶,七言彷彿李賀。#讀書##讀書[超話]#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