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卷】正月
(元)無名氏

年時節,
元夜時,
雲鬢插小桃枝。
今年早,
不見你,
淚珠兒,
滴滿了春衫袖兒。
二月踏青去,
二月時,
則不肯上車兒。
強那步,
困又止,
脫鞋兒,
要人兜凌波襪兒。
三月春三月,
花滿枝,
鞦韆惹綠楊絲。
才蹴罷,
舒玉指,
摸腰兒,
誰拾得鮫綃帕兒?
四月清和節,
近洛時,
尋思了又尋思。
新荷葉,
渾廝似,
面花兒,
貼在我芙蓉額兒。
五月曾齊唱,
端午詞,
香艾插交枝。
瓊酥腕,
系彩絲,
酒濃時,
壓匾了黃金釧兒。
六月炎天熱,
無限時,
香汗濕凝脂。
誰如我,
看定你,
睡著時,
才敢住了白紈扇兒。
七月金風動,
玉露滋,
牛女會合時。
人別後,
無意思,
折花枝,
閑倚定桐梧樹兒。
八月中秋夜,
飲玉卮,
滿酌不須辭。
沉醉后,
仰望時,
月明兒,
便似個青銅鏡兒。
九月重陽節,
秋暮時,
為折傲霜枝。
歸蘭舍,
憶舊時,
夢魂兒,
飛入銷金帳兒。
十月長思慮,
長嘆咨,
煙外碧參差。
或時詩句,
或時詞,
寫相思,
無一個胭脂葉兒。
十一月香閨靜,
憔悴死,
玉壺內結冰澌。
沉煙細,
裊碧絲,
斷腸時,
紗窗印梅花月兒。
十二月十二月,
十二時,
無一刻不嗟咨。
他來后,
方則是,
一團兒,
香滿了青綾被兒。
嘲女人身長身材大,
膊項長,
難匹配怎成雙?
只道是巨無霸的女,
原來是顯道神的娘。
我這裏細端詳,
還只怕你明年又長。
嘲人桌上睡難掛芙蓉帳,
休題錦繡幃,
誤了他擺筵席。
蟠蟠睡,
款款偎,
高卧得便宜,
上台盤的先生是你!
嘲謊人東村裡雞生鳳,
南莊上馬變牛,
六月里裹皮裘。
瓦壟上宜栽樹,
陽溝里好駕舟。
瓮來大肉饅頭,
俺家的茄子大如斗!
貪一夜千條計,
百年萬世心,
火院有海來深。
頭枕著連城玉,
腳踏著遍地金。
有一日死來臨,
問貪公那一件兒替得您?
嗔怒紛紛心腸惡,
氣昂昂膽量粗,
動不動撒無徒。
忒嫉妒更狠毒!
有一日命遭誅,
那其間誰來救苦?
痴不知無常路,
不識有限身,
恰便似睡餛飩。
東走投西去,
南行卻北奔,
枉做世間人,
比貪嗔顛倒又蠢。
戒莫作虧心事,
休尋捨命因,
難再得人身。
問甚麼腥和肉?
管什麼素與葷?
只要你認天真,
一步步前程息穩。
定靜里休作觀,
光中不見明,
杳杳復冥冥。
聞香不知異,
對樂不聽聲,
放下兩無情,
才是個真常小境。
蕙看破無生事,
參透悄然機,
從些兔狐棲。
大則瞞天地,
小則入細微,
除是自家知,
使喚的泥牛下水。
嘆世嘆貧富十年運,
看興亡一著棋,
昨朝是今日非。
綠草隨春變,
青山不改移,
白髮故人稀,
恰便似黃葉落東流逝水。
日月雙飛箭,
光陰一擲梭,
塵事暗消磨。
輕似花梢露,
浮如水上波,
貧富待如何?
且放開眉間雙鎖。
過一日無一日,
度一年少一年,
又何必苦熬煎。
論什麼貧和富?
管什麼愚共賢?
頭直上有青天,
不覺的夕陽又轉。
嘲貪漢一粒米針穿著吃,
一文錢剪截充,
但開口昧神靈。
看兒女如銜泥燕,
愛錢財似競血蠅,
無明夜攢金銀,
都做充饑畫餅。
題情解不開同心扣,
摘不脫倒須鉤,
糖和蜜攪酥油。
活擺布千條計,
死安排一處休,
恁兩個忒風流,
死共活休要放手。
惹離恨香羅袖,
送愁悶白玉甌,
花和月兩風流。
鬧攘攘鶯花市,
亂紛紛燕子樓,
似這般幾時休?
憔悴了方才罷手。
模樣兒還依舊,
心腸兒轉換別,
全不似舊時節。
海誓都不應,
山盟空自說,
想起來暗傷嗟,
好恩情不覺的罷也。
淚滴濕香羅袖,
淚湮透白苧衫,
嬌士女俊兒男。
一個心腸熱,
一個眼腦饞,
便死也心甘,
俺為他他為俺。
情如訴,
心似許,
縈系殺病相如。
人如玉,
花解語,
更通疏,
知道俺風流受苦。
桃腮嫩,
杏臉舒,
紅紫間錦模糊。
春將暮,
風亂鼓,
落紅疏,
誰肯與殘花做主?

附圖為宋末元初畫家趙孟頫繪《鵲華秋色圖》及其局部。#讀書[超話]##讀書##國畫[超話]##國畫#

廣告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