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詠茶詩選】

《答族侄僧中孚贈玉泉山仙人掌茶並序》
(唐)李白

余聞荊州玉泉寺近清溪諸山,山洞往往有乳窟。窟中多玉泉交流,其中有白蝙蝠,大如鴉(一作鴨)。按仙經蝙蝠一名仙鼠。千歲之後,體白如雪,棲則倒懸。蓋飲乳水而長生也。其水邊處處有茗草羅生,枝葉如碧玉。惟玉泉真公常采而飲之。年八十余歲,顏色如桃李。而此茗清香滑熟,異於他者。所以能童振枯,扶人壽也。余游金陵,見宗侄位置中孚,示余茶數十片。拳然重迭,其狀如手,號為仙人掌茶。蓋新出乎玉泉之山,曠古末覿,因持之見遺,兼贈詩,要余答之,遂有此作。后之高僧大隱,知仙人掌茶發乎中孚禪子及青蓮居士李白也。

常聞玉泉山,山洞多乳窟。
仙鼠白如鴉,倒懸清溪月。
茗生此石中,玉泉流不歇。
根柯灑芳津,采服潤肌骨。
叢老卷綠葉,枝枝相接連。
曝成仙人掌,似拍洪崖肩。
舉世末見之,其名定誰傳。
宗英乃禪伯,投贈有佳篇。
清鏡燭無鹽,顧慚西子妍。
朝坐有餘興,長吟播諸天。

注:此詩約作于天寶中。李白因在長安遭權貴讒毀,抱負不得施展,于天寶三載(744,按:是年正改年曰載)春「賜金還山」,離長安作第二次漫遊。后在金陵與族侄僧人中孚相遇,蒙其贈詩與仙人掌茶,詩人做詩為謝。這是唐代詩歌中早期的詠茶詩。

《九日與陸處士羽飲茶》
(唐)皎然

九日山僧院,東籬菊也黃。
俗人多泛酒,誰解助茶香。

注:九日:即九月九日重陽節。從唐時起有在重陽節登高賦詩、插茱萸或相聚飲酒之風俗。杜甫在《九日藍田會飲》詩有「興來今日盡君歡」句。陸羽于肅宗上元初(760)在吳興苕溪結廬隱居時,同皎然結成「緇素忘年交」,情誼篤深,生死不逾。此詩作於陸羽隱居妙喜寺期間。皎然在重陽節同陸羽品茗、賞菊、賦詩,開創以茶代酒,移風易俗之新風。

《飲茶歌誚崔石使君》
(唐)皎然

越人遺我剡溪茗,
採得金芽爨金鼎。
素瓷雪色縹沫香,
何似講仙瓊蕊漿。
一飲滌昏寐,
情來朗爽滿天地。
再飲清我神,
忽如飛雨灑輕塵。
三飲便得道,
何須苦心破煩惱。
此物清高世莫知,
世人飲食酒多自欺。
秋看畢卓瓮間夜,
笑向陶潛籬下時。
崔侯啜意不已,
狂歌一曲驚人耳。
孰知茶道全爾真,
唯有丹丘得如此。

注:這首五、七言古體茶歌是皎然同友人崔刺史共品越州茶時即興之作。題中雖冠以「誚」字,微含譏嘲之意,乃為詼諧之言。其意在倡導以茶代酒。皎然在詩中探索品茗意境的鮮明藝術風格,對唐代中後期中國茶文學一一詠茶詩創作和發展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此詩約作于德宗貞元初(785)。

《顧渚行寄裴方舟》
(唐)皎然

我有雲泉鄰渚山,
山中茶事頗相關。
伯勞飛日芳草死,
山家漸欲收茶子。
是[決鳥]鳴時芳草滋,
山僧又是採茶時。
由來慣采無近遠,
陰嶺長兮陽崖淺。
大寒山下葉末生,
小寒山下葉初卷。
吳婉攜籠落花亂,
度水時驚啼鳥飛。
家園不遠乘露摘,
歸時露彩猶滴瀝。
初看抽出欺玉英,
更取煎來勝金液。
昨夜西風雨色過,
朝尋新茗復如何?
女宮露澀青芽老,
堯市人稀紫筍多。
紫筍青芽誰得識,
日暮采之長太息。
清泠真人待子元,
貯此芳香思何極。

注:歌行體茶詩,言其顧渚山見聞。裴方舟經歷末詳。

《對陸迅飲天目山茶困寄元居士晟》
(唐)皎然

喜見幽人會,初開野客茶。
日成東井葉,露采北山芽。
文火香偏勝,寒泉味轉佳。
投鐺涌作沫,著碗聚生花。
稍與禪經近,聊將睡網賒。
知君在天目,此意日無涯。

注:皎然同陸迅等人共品天目山茶,因此茶為隱士元晟惠贈,故即興賦詩相寄謝。陸迅經歷不詳。

《重題居東壁》
(唐)白居易

長松樹下小溪頭,
班鹿胎中白布裘。
葯圃茶園為產業,
野麋林鶴是交遊。
雲生潤戶衣裳潤,
嵐隱山廚火燭幽。
最愛一泉新引得,
清泠屈曲繞階流。

注:詩人于憲宗元和十年(815)被貶為江州(今江西九江)司馬,于廬山香爐峰下、湓水之濱,種植茶園,開鑿清泉,結屋而居,仿效當年陸羽在信州一饒品泉生涯。這是草堂落成后,重題東壁詩四首之二,約作于元和十三年(818年)。

《謝李六郎中寄新蜀茶》
(唐)白居易

故園周匝向交親,
新茗分張及病身。
紅紙一封書後信,
綠芽十片火前春。
湯添勺水煎魚眼,
天下刀圭攪麴塵。
不及他人先寄我,
應緣我是別茶人。

注:詩人被貶謫江州司馬後,在廬山腳步下結廬而居。此詩是在於元和十三(818年)他收到忠州刺史李景儉眾蜀地寄來新茶后所作的酬謝詩。

《謝蕭員外寄蜀茶》
(唐)白居易

蜀茶寄到但驚新,
渭水煎來始覺珍。
滿甌似乳堪持玩,
況是春深酒渴人。

《吟元郎中白須詩兼飲雪水茶因題壁上》
(唐)白居易

吟詠霜毛句,閑嘗雪水茶。城中展眉處,只是有元家。

注:憲宗元和十五年(820),白居易從忠州刺史任上被召回長安,任尚書司門員外郎。元稹時在京城剛任祠部郎中。

附圖為北宋劉松年《鬥茶圖》局部#茶##茶[超話]#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