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卷】《黃鶯兒》
(元)睢景臣

寓僧舍秋色,
秋色,
幾聲悲愴,
孤鴻出塞。
滿園林野火烘霞,
荷枯柳敗。
【踏莎行】水館煙中,
暮山雲外,
泊孤舟古渡側。
息風霾,
凈塵埃,
寶剎清涼境界。
僧相待,
借眠何礙?
【垂絲釣】風清月白,
有感心酸不耐。
更觸目凄涼,
景物供將愁悶來。
月被雲埋,
風鳴在籟。
【應天長】憎舍窄,
蚊帳矮,
獨擁單衾,
-宵如半載。
舊恨新愁深似海。
情緣在,
人無奈,
幾般兒可怪。
【隨煞】促織絮惱情懷,
砧杵韻無聊賴。
檐馬奢殿鐸鳴,
疏雨滴西風煞,
能斷送楚台雲,
會禁持異鄉客。

睢景臣(約一二七五--約一三二O)。天一閣本《錄鬼簿》雲:景臣名舜臣,后字嘉賢。后字景賢,又字嘉賓。江蘇揚州人,後來移居杭州。元代鍾嗣成在《錄鬼簿》中,將其名列在「方今己亡名公才人,余相知者」之列。還「為之作傳」雲:「大德七年(一三O三),公自維揚來杭州,余與之識。」又記其「自幼讀書,以水沃面,雙眸紅赤。不能遠視」。然而,「心性聰明,酷愛音律」。由此可以看出一些睢景臣的個性和愛好。聯繫鍾嗣成的弔詞「半生才」來看,睢景臣大約只活了五十歲左右,可見應是中年夭亡。與鍾嗣成也基本是年輩相當,睢景臣可能稍長。睢景臣一生,只在書會才人之中生活,未能仕進。全部情感,亦傾之於曲作之中。其《高祖還鄉》套數,名動當時。鍾嗣成在其《傳》中寫道:「維揚諸公,俱作《高祖還鄉》套數,惟公〔哨遍〕製作新奇,皆出其下。」其〔南呂・一枝花〕《題情》:「人間燕子樓,被冷鴛鴦錦。酒空鸚鵡盞,釵折鳳凰金。」「亦為工巧,人所不及也」。

附圖為北宋梁楷繪《秋柳雙鴉圖頁》,24.7×25.7cm,故宮博物院藏。#讀書[超話]##讀書##書# http://t.cn/z8V35x2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