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陵王》
(宋)李曾伯

問梁益。
天設金城鐵壁。
西風外,
依約雁來,
還報關山舊秋色。
三秦聽漢檄。
遠恨綿綿脈脈。
頻年事,
虛擲桑陰,
褘允諸人竟何策。
彤弓誤殊錫。
悵活國難醫,
救世須佛。
平生本藉毛錐力。
對弧矢初度,
滿頭白髮,
何堪兵衛疊畫戟。
咄青史陳跡。
酒石。
羡王績。
任擊缶呼天,
此樂何極。
奚須太息驚前席。
望天閽休待,
夢如陶翼。
柳邊春后,
放定遠,
出西域。

李曾伯(1198~1265至1275間) 南宋詞人。字長孺,號可齋。原籍覃懷(今河南沁陽附近)。南渡后寓居嘉興(今屬浙江)。

曾通判濠州,遷軍器監主簿 。淳熙二年(1242),遷太府卿、淮東制置使、知揚州。四年,兼淮西制置使。六年,落職予祠。九年,知靜江府、廣西經略安撫使兼廣西轉運使。次年,為京湖安撫制置使知江陵,進龍圖閣學士。1253年,拜端明殿學士 。明年,進資政殿學士、四川宣撫使兼京湖制置大使,召赴闕,特賜同進士出身。累官湖南安撫大使兼知潭州,兼節制廣南,移治靜江。開慶元年(1259),進觀文殿學士。景定五年(1264 ),知慶元府、沿海制置使。咸淳元年(1265),為賈似道所嫉 ,褫職。五年,其子李杓刊其所著,時曾伯已卒。曾伯素知兵,所至有治績,稱南渡后名臣。《宋史》有傳。有《可齋雜稿》三十四卷,續稿八卷 ,續稿后十二卷。後人合名《可齋類稿》,內有詞七卷。《四庫總目提要》稱其「詩詞才氣縱橫,頗不入格。要亦戛戛異人,不屑拾慧牙后」。

李曾伯集中有詩、詞、文。文多為奏疏表狀之類。詩沒有顯著特色。他的文學成就主要體現於詞。其詞今存 200餘首,長調占絕大多數。作者是熱心事功的用世之臣,自言「要流芳相期千載,肯區區徒戀片時歡?」(〔八聲甘州〕《自和》)所以,他的詞不屑作鶯嬌燕昵之語,而喜用慷慨悲壯之調,抒發憂時感世之情。他自稱「願學稼軒翁」(〔水調歌頭〕《壽劉舍人》),詞的風格和內容也多有與稼軒相似之處。如〔沁園春〕《丙午登多景樓和吳履齋韻》:「春去春來,潮生潮落,幾度斜陽人倚樓。堪憐處,悵英雄白髮,空敝貂裘」,「淮頭虜尚虔劉,誰為把中原一戰收」,對景抒情,感慨身世,懷念中原,悲憤之意,宛然可見。前人評論他「才氣縱橫,頗不入格,要亦戛戛異人,不屑拾慧牙后」(《四庫全書總目》),概括了可齋詞的特點。但因不講含蓄和議論過多,有些篇章流於粗豪,顯得枯燥,形象性較差。有《可齋雜稿》34卷,《可齋續稿》前8卷,后12卷,並見於《四庫全書珍本初集》。

附圖為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南宋馬遠《秋江漁隱圖》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