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坡羊》
(元)陳草庵

伏低伏弱,
裝呆裝落,
是非猶自來著莫。
任從他,
待如何?
天公尚有妨農過,
蠶怕雨寒苗怕火。
陰,
也是錯;
晴,
也是錯。
身無所干,
心無所患,
一生不到風波岸。
祿休干,
貴休攀,
功名縱得皆虛幻,
浮世落花空過眼。
官,
也夢間;
私,
也夢間。
林泉高攀,
虀鹽貧過,
官囚身慮皆參破。
富如何?
貴如何?
閑中自有閑中樂,
天地一壺寬又闊!
東,
也在我;
西,
也在我。
青霄有路,
黃金無數,
勸君萬事從寬恕。
富之餘,
貴也余,
望將後代兒孫護,
富貴不依公道取。
兒,
也受苦;
孫,
也受苦。
繁華般弄,
豪傑陪奉,
一杯未盡笙歌送。
恰成功,
早無蹤,
似昨宵一枕南柯夢,
人世枉將花月寵。
春,
也是空;
秋,
也是空。
有錢有物,
無憂無慮,
賞心樂事休辜負。
百年虛,
七旬疏,
饒君更比石崇富,
合眼一朝天數足。
金,
也換主;
銀,
也換主。
風波實怕,
唇舌休掛,
鶴長鳧短天生下。
勸漁家,
共樵家,
從今莫講賢愚話,
得道多助失道寡。
賢,
也在他;
愚,
也在他。
陰隨陰報,
陽隨陽報,
不以其道成家道。
枉劬勞,
不堅牢,
錢財人口皆凶兆,
一旦禍生福怎消?
人,
也散了;
財,
也散了。
須教人倦,
須教人怨,
臨危不與人方便。
吃腥膻,
著新鮮,
一朝報應天公變,
行止不依他在先。
飢,
也怨天;
寒,
也怨天。
休爭閑氣,
休生不義,
終身孝悌心休退。
去他疑,
俺人非,
得官休倚官之勢,
家富莫驕貧莫恥。
天,
也順你;
人,
也順你。
官資新受,
功名將就,
折腰為在兒曹彀。
賦歸休,
便抽頭,
黃花恰正開時候,
籬下自教巾漉酒。
功,
也罷手;
名,
也罷手。
三閭當日,
一身辭世,
此心倒大無縈系。
氵屈其泥,
啜其醨,
何須自苦風波際,
泉下子房和范蠡。
清,
也笑你;
醒,
也笑你。
爭奈聰慧,
爭誇手藝,
乾坤一渾清濁氣。
察其實,
不能知,
時間難辨魚龍輩,
只到禹門三月里。
龍,
也認得;
魚,
也認得。
生涯雖舊,
衣食足夠,
區區自要尋生愛。
一身憂,
一心愁,
身心常在他人彀,
天道若能隨分守。
身,
也自由;
心,
也自由。
天於人樂,
天於人禍,
不知此個心何苦?
嘆蕭何,
反調唆,
未央宮罹惹韓侯過,
千古史書難改抹。
成,
也是他;
敗,
也是他。
晨雞初叫,
昏鴉爭噪,
那個不去紅塵鬧?
路迢遙,
水迢迢,
功名盡在長安道,
今日少年明日老。
山,
依舊好;
人,
憔悴了。
愁眉緊皺,
仙方可救,
劉伶對面親傳授。
滿懷憂,
一時愁,
錦封未拆香先透,
物換不如人世有。
朝,
也媚酒;
昏,
也媚酒。
風流人坐,
玻璃盞大,
採蓮學舞新曲破。
飲時歌,
醉時魔,
眼前多少秋毫末,
人世是非將就我。
高,
也亦可;
低,
也亦可。
新修宅院,
多開門面,
要圖久遠兒孫佃。
恣專權,
橫堆錢,
更臨危不與人方便,
一日過深業貫滿。
天,
也降愆;
人,
也做冤。
江山如畫,
茅檐低廈,
婦蠶繅、婢織紅、奴耕稼。
務桑麻,
捕魚蝦,
漁樵見了無別話,
三國鼎分牛繼馬。
興,
休羡他;
亡,
休羡他。
風波時候,
休教遙受,
少年場上堪馳驟。
酒盈甌,
錦纏頭,
休令人老花殘候,
花退落紅人皓首。
花,
也自羞;
人,
也自羞。
淵明圖醉,
陳摶貪睡,
此時人不解當時意。
志相違,
事難隨,
不由他醉了齁睡,
今日世途非向日。
賢,
誰問你?
愚,
誰問你?
花開花謝,
燈明燈滅,
百年夢覺莊周蝶。
興時節,
快活些,
明朝綠鬢添霜雪,
石氏鄧通今謾說。
人,
不見也;
錢,
不見也。
堯民堪訝,
朱陳婚嫁,
柴門斜搭葫蘆架。
沸池蛙,
噪林鴉,
牧笛聲里牛羊下,
茅舍竹籬三兩家。
民,
田種多;
官,
差稅寡。
紅塵千丈,
風波一樣,
利名人一似風魔障。
恰餘杭,
又敦煌,
雲南蜀海黃茅瘴,
暮宿曉行一世妝。
錢,
金數兩;
名,
紙半張。
塵心撇下,
虛名不掛,
種園桑棗團茅廈。
笑喧嘩,
醉麻查,
悶來閑訪漁樵話,
高卧綠陰清昧雅。
載,
三徑花;
看,
一段瓜。

陳草庵,生卒年、生平事迹不詳。元・鍾嗣成《錄鬼簿》稱「陳草庵中丞」,名列前輩名公之中。孫楷第《元曲家考略》以為陳草庵名英,曾任宣撫,延□初拜河南省左丞。門巋繼考其人,名英,字彥卿,號草庵,析津(今北京)人。元代張養浩《雲庄類稿》卷九《析津陳氏先塋墓碑銘》引陳英自述,敘其家世及任職歷程甚詳(見《元曲百家縱論》第七三頁),可備一說。其存曲多憤世嫉俗之作。

附圖為元人趙孟頫繪《洞庭東山圖》#讀書[超話]##讀書##元曲#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