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新聞上看到一個女教師跳樓去世,實際很多人都會想她傻不值得。為一個不愛自己的渣男何必呢?完全可以離開他找個喜歡自己的人。事不在自己身上,無法理解他人心中的痛。之前廣東河源一位男子扶老人被索賠選擇了以生命自證清白。因為他說什麼都沒人信啊!總覺得不是你,你咋那麼好呢!百口莫辯啊!除了以生命自證實在想不到該怎麼分辨了。我們就是回鄉過年抹不開面子兩次想加花了不到五十元幫受傷鄰居看眼睛。就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說啥都沒人信。對方實際只有兩個不在現場的親屬證言。但他們親屬證言就是真理。因為他眼睛受傷了是弱者。賀甲傑左眼是患有黑矇症自己盲的。右眼案發三年還在大步流星左顧右盼。在我們拍到視頻后又一次神奇盲目。但是,我們說什麼怎麼舉證法官都不信。就是因為他盲了,我們作為一個普通家庭就該一邊承擔巨額賠償還要被判的陰險奸詐嗎?這對我們公平嗎?很多人勸我,錢給他們了日子好好過。你的命就值40萬?想開點,日子長著呢。可是我就是釋懷不了。因為從這件事上深深的感受到了人性的醜陋與殘忍。張保恩對我的傷害實在太大了。完全顛覆了這麼多年對國家的信仰與人性的認知。

廣告

廣告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廣告

廣告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