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就要中秋節了,很想我的爸爸。自從妹妹從瀋陽回河南老家過年。根本就沒當事沒分責任給鄰居賀甲傑看眼睛。從此,這些年我就沒過過安生日子。領略了太多人性的醜陋與殘忍。被各種手段的罵與侮辱恐嚇,直至當庭毆打。事發后,對方親屬輪番上陣。親叔叔,親表哥,親姨奶,然後又出個親姨媽。親叔叔,親表哥說現場只有我從瀋陽回鞏義老家過年的八歲小外甥一人。親姨媽又說幾個小孩一起玩槍。然後,為了圓話法律工作者舅父又說幾個孩子只有一桿槍。案發三年大步流星。我們拍到視頻離奇盲。實際,無論親叔叔,還是親表哥,案發時均不在現場,均是事後趕到的。並沒有看到案發時的情況。但對方的親屬證言是高度可能,我們的書證就是說法不一有爭議。可是,我我們明明對他們親戚說的話也是說法不一有很大爭議啊!為什麼採信啊[淚][淚][淚]

贊助商連結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