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手寫的句子底下,有人淡淡地回覆兩個字:「矯情。」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不能再同意更多了。

但當自己確實這麼想的時候,也管不了別人怎麼認為了。因為自己樂意怎麼想,喜歡怎麼寫,希望怎麼活,只有自己最知道。有些人會趁陽光炙熱把香蕉曬成水果乾,有些人會在深夜煮香蕉皮當開水喝。喜劇演員喜歡把香蕉當成罵人的詞。

有時候脫離了流水帳的生活紀錄,那些吉光片羽被記錄下來,枝枝節節的不說,偶爾必須干犯不合時宜的風險——有些是美,有些則相當無趣,常常都是莫名其妙。想精確直指核心,往往需要模糊的辭令。

想到曾經去東京吃生魚片,朋友說這裡的冰箱不插電,桌子不上釉,一大片魚只取不成比例的一小部分,餐廳沒有音樂,一天只招待八個客人。詩人說一整天思考最後只決定搬移了一個句點。音樂家用武士刀把賓士汽車對稱切開。街拍攝影師妄想破壞底片暴力顯影,呈現以往沒人見過的黑白作品。服裝設計師把走秀模特兒的臉包起來。鋼琴家演出時只坐自己家裡帶去的椅子,而且從不與人握手。

在同業看來,這些人都怪怪的,不這樣就不能好好工作嗎?他們都好似為了某些目的而不惜費勁與眾不同,於是必須被貼上標籤,顯示其不合常理也許是有所目的,難道不是換個方式掩飾平庸?

矯情是過程,絕非好作品的保證。但有時候必須要感謝那些敢於矯情的人。這些人裡面,有些真的只是另一種平庸,但他們也許也啟發了另一些人,最後將世人眼中造作不解的行為,在漫長生命中,慢慢鍛造成藝術,成為經典,成為潮流與高標準,他們知道,如同任何事物都只是工具,要矯成什麼,要矯去哪,在局部變成了全面,片刻變成了人生,筆觸變成了詮釋,就會漸漸清晰。

#背後夾了夾子#🤦🏻‍♀️
#留言開放獅子座許願#

廣告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廣告

廣告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