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憧憬]寂靜的冬夜,漫天的雪花飛舞,紛紛揚揚,似無邊無涯。
小院的屋內,如豆的燈火,映出了我滿頭的華髮。
夢中,那已經多年想不起的面容再次清晰的浮現[污]。俊朗清逸,談笑間,卻算謀狠辣。
已經快三十年了吧,故人,似乎也已經多年未曾入夢了。
聽說,夢到一個許久不見的人,是因為快要將他遺忘了。若真是如此,年少驚鴻,痛入骨髓,恨入骨髓,沒想到這一忘,便用盡了餘生。
今冬雪大,嚴寒更勝往昔,我的舊疾頻發,這個冬天,我想,我可能是熬不過去了。[白眼]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