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視] 是自己愛慕了十年的男人,所以我對盛秉淮百般隱忍。我為他放[允悲]棄尊嚴,生日當天,忍耐他在家出[允悲]鬼的行徑;新婚之夜,接受他的晴人的嘲諷;隔三差五為他凈手做羹湯,換來的卻是做作的小[允悲]盪[允悲]付稱呼。我在醫院拿到懷孕通知的那天,他的晴人我的妹妹設計要抽干我的血,他在一旁冷漠的看著,說:「沒關係,她身體很好的,多抽她的血!」我終於決定分手,一切已經脫[允悲]軌的走向,是否還能挽回……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