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三年的時間,安然一廂情[睡]願的愛著祁揚,為此不惜利用祁揚的爺爺逼[哈欠]迫他娶她為妻,哪怕看著祁揚與另一個女人公然出雙入對,也不願離婚。可這所有的勇氣卻在祁揚一句「不愛」中,消失殆盡。[吃驚] ​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