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他每次進她房間都是在夜晚。
他總是在她快要衝上雲霄的時候掐著她的脖子在她耳際陰沉沉的說:「為什麼死的不是你!」
她癱軟如水的身子瞬間冰凍。
她是他的妻,也被他視作仇人。
終於有一天,她無法再忍受;「我們離婚吧。」
他聞言,捏緊她的脖子惡狠狠的說:「我們之間沒有離婚,只有喪偶。」
聽到她去世的消息,他大笑了幾聲,眼角無知無覺的竟全是淚。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