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 敬往事一杯酒,再愛也不回頭。
我叫林韻,一個拚命想要活著的人,我跟了陸澤笙七年,從青澀少女到妖艷女子。
我是他床[挖鼻] 榻上陪他翻雲覆雨的女人,也是他用來招攬財富的公關女。
陸澤笙給了我一張房卡,「有人很喜歡你,希望你去陪他一夜。」
被自己的丈夫親手送上別人的床榻,成為男人之間尋求刺激的對象,哀[挖鼻] 莫大於心死。
愛能感人,也能傷人。
絕望縫隙里拚命生存的人,走到絕境,崛起必定能生靈塗炭,可以恨一個人到什麼程度呢?
大概就是,他死了,[吃驚]你還想將他的屍體保存起來,若干年後看見,還會恨極了想要他碎屍萬段。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