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砍我,沒砍死我,那就說明你有殺我的主觀故意。我恰巧奪過刀,用這把刀,為了防止你繼續殺我砍你驅逐你。極度恐懼之中的我想的一定是「你要殺我,現在就是你死我活啊」,本來沒有殺你的主觀故意,動機就是保護自己不被殺。我覺得文明的進步,就要讓法律真正懲惡揚善,不能變成處理老實人特別容易,處理壞人很難。另外,這種案件需要那麼強調細節嗎?正邪一眼便知。當年關於強姦認定的各種討論,看司法解釋都覺得成黃色小說了。有些人真是不該較真的特別較真,該認真的反而草草結案。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