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新鮮事# 【世界將經歷另一場「亞洲金融危機」】評:爆發點在美元升值引爆的新興市場貨幣匯率崩盤上。現在這種崩盤正在演繹。特別是類似土耳其埃爾多安這樣的獨裁者,竊國大盜,民族罪人,里拉崩盤的幾率非常之高。由於土耳其處在亞歐分界線,吃完亞洲吃歐洲,這是他的優勢。不過,與特朗普翻臉,已經把土耳其金融推到危機邊緣。其他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同樣脆弱。
隨著美元浪潮的退卻,伴隨廉價資金達十年之久的資本錯配終於開始暴露出來,再加上高額美元負債,且美聯儲推進貨幣緊縮周期,這些都造成當前的周期性壓力發作。
最起碼,較高的美元融資成本將使投資者在選擇風險資產時更加斟酌。而在最壞情況下,世界將經歷另一場「亞洲金融危機」——正如美銀美林最近警告的那樣。
那麼,誰才是最脆弱的,也就是「裸泳」的呢?下圖是法興給出的答案:

高脆弱性貨幣歸屬國:土耳其、南非、馬來西亞、印度、印度尼西亞。

中等脆弱性貨幣歸屬國:墨西哥、智利、巴西、哥倫比亞、捷克共和國、匈牙利、波蘭。

低脆弱性貨幣歸屬國:韓國、中國、泰國、俄羅斯。
經常賬戶赤字與外資流入

擁有經常賬戶赤字的新興經濟體貨幣通常在這方面壓力下會表現不佳。因這種國家往往需要穩定的外資流入,而當外資對新興市場的情緒低迷時,外資流入就會枯竭。

在當前的新興市場中,經常賬戶赤字最大的國家是土耳其和南非。因此這兩個國家的貨幣表現非常糟糕,土耳其里拉對美元匯率8月至今跌去8%。

基本平衡是衡量資金脆弱性的另一指標,它是指經常賬戶加上凈外國直接投資。外國直接投資是更穩定的資金來源,因此將其重新計入經常賬戶有助於評估一個國家對短期資本流動的依賴。

土耳其、南非、印度和印度尼西亞有一個基本的平衡赤字。其中,土耳其和南非最容易受到投資者情緒惡化的影響。當將外國直接投資考慮在內時,印度和印尼在該指標上體現出來的脆弱性很小,其餘新興市場則基本保持盈餘。

短期資本流動

一個具有基本國際收支赤字的國家需要短期的資本流入,來為其提供資金。當市場對新興市場風險偏好減弱,或者新興經濟體遭受衝擊時,依靠短期資本流動就會出現問題。

土耳其和南非最依賴這種變化無常的短期融資。印度和印尼的需求相對溫和,其他新興市場則是這種資金的凈流出國。

短期外債

短期外債是指政府、家庭和企業下一年度欠外國債權人的債務。當市場關於新興市場的情緒惡化,或者某個國家的特定因素惡化時,償債的成本和展期風險就會急劇增加。

在這方面,中國、巴西、印度和俄羅斯都處於低端,而土耳其、匈牙利、馬來西亞和捷克共和國更加脆弱。

外幣債券

外幣計價的債券可以被任意一個外國人或當地居民持有。當借款人沒有足夠的外幣收益來源時,其對外債的依賴尤其成問題。一旦出現貨幣貶值,這些風險就會被放大。

土耳其、匈牙利、波蘭和智利都擁有很高水平的外幣債券。
財政負債與赤字

大多數新興市場國家的財政赤字都很小,債務與GDP的比率也都不大。而巴西、印度、南非的這一指標卻顯著地高。

外國人持有的本幣債券

當海外投資者降低其持有的新興經濟體債券倉位或者對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進行外匯風險對沖時,該國的貨幣貶值就會被放大。

南非、印尼和捷克的本幣債券的外國人持有率都很高。過去十年至十五年間,外國人持有的本幣債券比例整體上呈現出攀升趨勢,而馬來西亞和匈牙利的這一指標卻是下降的。印度和巴西的本幣計價債券的外國人持有比例很低,中國的本幣計價債券的外國人持有比率可能會顯著升高。

準備金充足率

根據IMF的信息,持有充足的外匯儲備可以降低發生國際收支危機的風險,有助於保持經濟和金融穩定,抵禦外匯壓力和市場無序的情況,並未政策自主創造空間。

泰國和俄羅斯的外儲遠超建議水平,而南非、土耳其、智利和馬來西亞的外儲則不充足。
【微博福利!微博的港美股服務平台-華盛通幾分鐘搞定開戶,戳這裏買美股港股:http://t.cn/R3ZJBhS 】@微博美股 @微博港股 #港股免佣美股低佣#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