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知曉的經濟學常識#【經濟學為何認為「哄抬物價」不僅不壞而且還很可愛】應對突發事件之後的物價上漲,考驗著各國政府的經濟決策水準。2010年的幾天里,波士頓周圍的許多城鎮沒有了可飲用的自來水。這就增加了對瓶裝水的需求,帶來價格上漲的壓力。儘管一些決策者認為這樣是不對的,但經濟學認為哄抬水價是自然而然的現象,而且也是一個不壞的做法。

對周末引起大波士頓幾十個城鎮沒有清潔飲用水的大面積管道破裂,總檢察長Martha Coakley是束手無策的。所以她只好忙於呼籲小販們在成千上萬消費者突然瘋狂地購買時不要提高瓶裝水的價格。

Coakey在周日宣布:「我們開始聽到商店賣水有可能哄抬價格的傳言報道。企業和個人不能也不應該利用公共突發事件不公正地向消費者收取水費(哄抬價格)。」檢察員被派出去「突擊抽查」,而且她警告說:「如果我們發現企業哄抬價格,我們就會採取適當的法律行動。」

市長Deval Patrick也開始介入行動。他命令州標準局「密切監視」受自來水突發事件影響地區的瓶裝水價格。他強調說:「決不能原諒利用消費者的行為,特別是在這樣的時候。」

情況總是這樣。當某種災難引起對基本資源的迫切需求時就會有一些自以為是的聲音出來譴責這種刺激供給者向需求這些資源的人加快供給這種資源的有效制度。這種制度就是自由市場的價格機制——價格由於供求的變動而波動。

當瓶裝水的需求上升到頂點時——這是瓶裝水變得(相對)稀缺的另一種說法——水價迅速上漲。這種價格上升可能引起麻煩,但還沒有麻煩到任何價格時都找不到待售的水。上升的價格有助於保持今天有限的供給量不會消失,同時增加新的供給在明天到來的可能性。

人們很容易妖魔化那些在自然災害之後對市場收取它應該承受的費用的小販。《今日美國》以「風暴之後貪婪者來了」這個令人難忘的標題介紹了2004年佛羅里達查理颶風之後的價格上漲。Coakley至少還沒有稱任何人為貪婪者,但她的機構已經公布了熱線電話,並鼓勵公眾舉報「哄抬物價者」。

在你舉報之前,先想想誰是真正為公眾利益服務的——是那些在危機期間提價的商人,還是拒絕這種做法的商人?

試想一下:大量管道破裂了,自來水越來越不能引用,消費者只能從兩個賣水的小販那裡買瓶裝水。A小販不想惹惱市長和總檢察長,讓他的水價保持在69美分一瓶不變。B小販對做生意比聽從政治家更有興趣,他的價格翻了兩番高達2.99美元。

你不需要經濟學教科書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顧客成群結隊湧入A的商鋪,奔向69美分一瓶的水。在幾個小時內,他的全部存貨就賣光了,以後的顧客只能空手而歸。另一方面,在B的商鋪,水的銷量較慢,而且也有許多對高價格的牢騷。但是,即使最後來的顧客也能買到他們需要的水——而且幾乎沒有一個人買的水超過他們的需求。因為太貴,也知道是暫時的現象,只買夠急需即可,而不像A商鋪那樣圖便宜而搶購或者囤積超過需求量的購買行為。

當需求增加時,價格上漲。而且,隨著價格上漲,供給者更加努力地工作,以便滿足需求。《波士頓環球報》報道了Coakly的「哄抬價格」聲明的同時也報道了瓶裝水生產者和零售商把更多的水送到顧客手中的情況。

記者Erin Ailworth 注意到,「供給者超時工作,在本地的瓶裝水設備上增加了生產,並與配送商協調。」例如,Worcester的Polar飲料廠晚上騰空它們在本市的工廠,並從紐約工廠運來了大量的水。

讓價格自由上升不是對突然短缺的唯一可能反應。政府配給是一種選擇,價格控制也是——假設你不拒絕不可避免的賄賂,排長隊以及黑市。目前最好還是讓價格自由上漲與下降。這並不是「哄抬」,只是正常的道理——以及為在自由人之間配置物品與勞務而設計的最好方法。

贊助商連結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