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要投資100萬億盧比(約合1.4萬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它會成功嗎?
新華社孟買9月8日電(記者張亞東)印度財政部長西塔拉曼日前表示,印度政府計劃在未來5年內投資100萬億,盧比(約合1.4萬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
#凱恩斯說[超話]# :

要保護一個國家的階層流動性,也就是要所有人都感覺到只要朝一個方向使勁,你窮人能變富,醜小鴨能變天鵝,草雞能變鳳凰。如果有這樣的前提,任何一個國家或者社會都會保持活力,從而在經濟層面上表現異常活躍。國家類似於一個人,生命有周期,但國家又不似一個人,因為這個周期可長可短。

印度計劃未來五年投入100萬億盧比搞基建,然後將GDP在2024-2025調高到4-5萬億美元的水平。這和我們以前走過的4萬億路線何其相似。本質上財富並不可能從天而降,這必然意味著印度將推高槓桿,然而,印度人推高槓桿有用嗎?從文字開頭我們就說了,印度的問題,就在於階層流動性的問題,印度富人區有20億的樓,窮人區有一天1美元的洗衣房工作。他們永遠生活在兩個世界,對於印度人,一個奮鬥的理由,比擺在眼前的機遇可能更加重要。所以,如果這1.4萬億美元僅僅是基礎設施,而不是圍繞這個世界最關鍵的因素——人,那麼一定是徒勞的。

印度的制約在兩個方面:

1、由於印度教宣揚沒有奮鬥的必要。印度教算是個歷史問題(包括種姓制和苦修都來源於印度教),這個國家在抵禦外敵方面幾乎沒有贏過,獨有的印度教宣揚逆來順受。今生來世的故事我們是電視劇,印度人經常當做一種生活目標,此生苦,求來世福報。更加悲催的是,印度人似乎並不想改變他們的看法,如今印度的文盲率有所改善,但是廣大的農村依然有3成人口是文盲(2015年教科文數據,印度識字率72.1%)。有些國家是因為發展的太成熟,從而缺乏流動性,比如日本人,日本人不缺乏上進心和工匠精神,但是奈何階層固化嚴重。有些國家是因為體系就是如此,比如中東一些國家,依然是封建皇室和他們的王子公主們。所以有些國家的階層固化好理解。而印度教的部分,實際上你很難理解。當然這源自於教育。

2、一方面是主觀因素,另一方面是客觀因素。我們支持產權政策,包括各種市場化的行為,但是我們也不停強調,產權政策千般好,唯有對貧富差距束手無策。有些時候,大家起點是一樣的,有些時候,人與人之間起點是不一樣的。有人出生之後坐擁10個億,有人出生之後爸媽一屁股債。投胎是門技術活,但這並不是誰能說了算。所以,印度的另一個問題是,涉及印度最大的豆腐渣工程:「土改」。

土改的目的一般是:消除阻礙農業發展的不利因素,讓勞動者直接和土地接觸。然後以所有制調動生產力。我國繞了大彎,但是從50年土改到80年代承包制之後,基本上算是改出來了。繼而解放勞動力進入工業化(此處省略一本書)。但是印度地主改為了村莊主,重新掌控了權威,控制村莊。從甘地開始,國大黨實際上從來就沒有想過聯合農民,而是想搞「聯村自治」。於是乎,貧窮富貴和知識普遍性的體現為代際遺傳。

3、一個小政府。印度是典型的小政府,但是並不是大市場。由於前面兩點存在,印度很多貧民思維比較封閉。甚至村莊主有時候比法院更有權威。我們是否經常看到印度人濫用私刑。政府話語權不大,同時伴隨著腐敗。在農村,村莊主長期存在,在城市,工會異常強大。而不富裕的印度,幾乎有和美國一樣苛刻的用工條件(沒有富貴命,都是富貴病)。這和印度發展程度不匹配,同時導致外資長期大量囤積在印度金融業體系,不敢深入建工廠,置產業。甚至於,強仿藥物,如今依然普遍而廣泛的存在。部分醫藥企業已經懶得追究印度的藥物仿製問題,因為他們覺得,反正無論如何,印度人也不可能是他們高價葯的用戶。

綜上,如果說印度是市場主導的,那麼其產權保護又是不夠的,諸如仿製葯,諸如不正規的手工作坊,污水橫流並沒有什麼執照。而如果說其不保護產權,其又很好的保護了有錢人的權益,通過一種隔離貧富的方式。你在印度的富人區域,你會感覺到印度很發達。

所以,實際上印度需要的應該不是基礎設施,其首要要解決的,依然是教育。不只是識字,還需要從根本上改變那些印度教殘留的逆來順受的傳統。當然,一說到傳統,有人會建議保留:這是他們喜歡的生活方式,為什麼要去改變?可這並不利改善經濟。另一方面,印度要破除階層固化,窮富需要流動起來。

那,就這樣吧。

廣告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廣告

廣告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