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我國自研晶元,華為海思正在崛起,龍芯為何默默無聞?
#凱恩斯說[超話]# :
代工-追趕-並肩-超越。海思的崛起,是華為走出去的結果,是華為進入國際體系和全球化的結果。如果不是走出去,閉門造車,那麼很可能是另一塊龍芯,海思現在主力晶元依然依託于ARM架構,並開始嘗試其他架構。比如一些微架構等,但實際上如今華為主力晶元依然依託于ARM那個買斷的架構。

我們來思考這麼一個問題,愛因斯坦考慮相對論,他是否需要去證明萬有引力。牛頓證明萬有引力,他是否需要求證日心說?實際上,所有的科技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不是想要自己再去驗證那些古老的理論。晶元是創造,而不是簡單的複製,他可以不是一個目標,而是多個目標。比如AI晶元,比如NPU和TPU,CPU和GPU。晶元的製造不在於追趕上誰,而是有新的突破,就是在巨人的肩膀上添磚加瓦,比如在GPU上面成就FPGA,技術是生長,而不是朝著太陽奔跑。是樹木,不是夸父。

龍芯的問題就在於自成一套,你搞了晶元,下游沒有應用,然後你去搞應用,上游沒有配件,你就定製配件,等你弄好了一些東西,貌似可以用了。摩爾定律早把你甩開了。摩爾定律說晶元18個月迭代一次。你怎麼追?

所以,和很多人認識到的相反。華為之所以有海思,不是自主思想主導,而是在國際環境中拼殺的必然結果。他們需要什麼,那麼就嘗試去彌補市場環節。海思本來並不是用來搞手機的,海思晶元本身是面向物聯網的。這類晶元類似於,洗衣機,電冰箱,空調之類的。還有重要的目標,是華為基站晶元的供給。華為若說核心技術,基帶晶元和基站晶元(空口技術)就是核心技術。因為華為不可能利用高通的空口去競爭,這樣永遠是代工,所以海思在基帶晶元的同時培養了團隊,走出了設計思路,從而在進入手機晶元領域的時候,才更加簡便。

世界上大多數技術企業是不斷生長的,沒有具體目標,能夠突破新的領域,就要去嘗試,哪怕失敗。諸如谷歌,最近量子計算機上面出現了巨大突破。所以,你不能以誰為目標,你的對手就是你自己,技術並不是去趕超,天生,就是一種創造,只有走出不同的路徑,並獲得市場認可,包括國內和國外,才可以最終實現走出去。

永遠不是因為自主而強大,我們應該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這是牛頓說的,也是科技創新應該有的基本態度。

廣告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廣告

廣告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