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本書放在一塊讀有意思:一本是思想家的形而下實踐;一本是行動派的形而上思考。悖論在於:王陽明對實踐的探索(江西剿匪、南昌平叛、廣西戡亂),我看到的卻是知行不一;池宇峰當年做企業成功好多是憑直覺吧,現在總結經驗並上升為理論體系,有複雜化之嫌,且難以學而重蹈的。不過,我還是特別喜歡王陽明這種簡單易行的哲學,也分外欣喜池宇峰這種漸行逐知的優秀作風。[good][good][good]

贊助商連結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