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曾說:「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在別人都不肯嫁給我的時候,鄧哲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我的求婚。在我人生最困難的時候,她始終和我在一起。」
這得從袁隆平單身時說起。
袁隆平年輕時,因為時常在田頭跑,曬得很黑,加上不注意衣著,30多歲還沒找到對象,成了大齡剩男。
熱心的朋友們張羅著介紹對象給他,結果,姑娘都沒看上他。
後來,同事曹廷科給他介紹女朋友,袁隆平一看,原來是自己教過的學生鄧則(后改名為鄧哲)。
鄧哲那時已經20多歲,在那個年代也算剩女,她端莊漂亮、知書達理、能歌善舞,還能打一手好籃球,是袁隆平理想中的人生伴侶。於是,他寫了深情而優雅的小詩給鄧哲表明心跡。
兩人不久便領了結婚證。
在袁隆平雜交水稻的研究過程中,他一門心思撲在事業上,妻子鄧哲給了他最大的支持和鼓勵。 
夫婦倆有3個兒子,年齡只相差兩歲,全靠鄧哲一邊工作一邊照顧。鄧哲一個人實在無力照顧這一群待哺的幼兒,只好把兩個大孩子分送到奶奶和外婆家寄養。後來老人家年齡大了,鄧哲又把老人接到身邊一起生活。
此後近10年的時間里,鄧哲人帶著3個半大的孩子,外加兩個生活需要照顧的老人。
對於妻子的理解和付出,袁隆平十分感激。袁隆平雖然忙,但他心裏卻把家看得很重。
他說:「曾有人問我這一生希望有多少資產,我答:一個棚子,下面一頭小豬,足矣。對方不明就裡,我就用手比劃著說:這是個『家』字嘛!」
袁隆平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
有次鄧哲突患病毒性腦炎,不幸的是,袁隆平的岳母又得了腦血栓,他80歲的母親也患上了重感冒卧床不起。袁隆平白天照顧兩位老人,晚上通宵達旦地守護在昏迷不醒的鄧哲床邊,為妻子擦洗身子、換衣服,一勺一勺地餵雞湯,伏在妻子耳邊輕輕地用英文哼唱《老黑奴》……在袁隆平的精心照料下,一個月後,鄧哲奇迹般痊癒了,沒有留下後遺症。
難怪鄧哲說起袁隆平,臉上便溢滿了幸福的笑容,她說:「能遇上袁隆平是我這輩子的福氣!家人喜歡什麼,想要什麼,他最清楚。孩子們愛吃的糖果,我穿的衣服鞋襪,演奏用的電子琴和曲譜,都是他買回來的。這些年,他愛這個家甚於我……」
袁隆平的經歷告訴我們:家,是一個人最大的精神支柱和力量來源。事業再忙、再成功,也不能成為我們不愛家的借口。

贊助商連結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