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正義造不出第二個阿里巴巴】

在賽道與選手的判斷上,孫正義曾經具備頂級獵人般的精準。找到2000年的馬雲讓他在中國資本市場一舉成名,當時阿里巴巴剛成立幾個月,孫正義來到中國尋找互聯網投資標的,在北京,他聽馬雲講了5分鐘,就開始請求對方接受自己投資,並努力說服,將投資額從馬雲提的1~2億日元增加到20億日元。獵人的直覺讓他做出了這個決定,他判斷阿里巴巴今後會出現壓倒性的增長。

「這種預感不是基於數字計劃或者演示資料,而是他(馬雲)的眼睛和語言給我的感覺。雖然我投資美國雅虎的時候也有相同的感覺,但是,他的眼裡閃耀著動物的光芒。」

孫正義找到了馬雲,但他沒能找到第二個馬雲。他似乎被困在了共享經濟的賽道里。

WeWork 、Uber、Airbnb 曾經被譽為美國共享經濟三大巨頭,孫正義投了前兩家,累計金額接近180億美金。然而 Uber 上市后股價跌跌不休,市值嚴重縮水,WeWork 更是連進入二級市場的門票都沒拿到——隨著上市失敗,這家公司的估值從470億美元驟降到200億美元以下,連公開募股也被迫推遲。

顯然,對於共享經濟的本質與孫正義的投資理念,資本市場保持了謹慎。http://t.cn/AiuH8BZh (首席人物觀)

贊助商連結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