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廳長辭官當教授有何不可?
山東省教育廳副廳長張志勇辭職當大學老師!近日,這條新聞猶如一顆重磅炸彈在新聞媒體廣為傳播。
對於離職原因,張志勇在離職信中寫到,「這幾年來,我內心有一種掙扎,就是越來越很難有更多的時間走進學校去享受教育的那份幸福,去聆聽老師們成長的故事,去傾聽孩子們生命成長拔節的聲音,去和局長們坐下來琢磨、切磋破解教育難題的路徑。這對我是一種痛苦和煎熬,內心時常有一個聲音在腦海中回蕩:到一線去、到一線去……哪裡是我人生的下一個驛站?……到高校去當老師、到高校去做教育研究、到高校去做教育改革決策研究吧!」一位教育工作者勇上一線的赤子之情溢於言表。
什麼是新聞?新聞就是反常。北師大普通教授若能當上山東教育廳副廳長,已經是很大的新聞了,那就是傳說中的連升三級。不是有北大教授(處長級別)到某些高校當副校長就成為轟動一時的新間嗎?教育廳副廳長辭職任北師大教授,就相當於北師大副校長辭職任普通教授一樣,想想這中間需要怎樣的膽量?特別是在教育行政化今天,很多大學老師,包括教授,不要說當官經濟政治上的直接利益,沒有行政上的一官半職,校內校外其實很不受尊重。比如說,開個會排座位要講級別,辦個事報銷個發票要講級別,可以說級別高低對於大學老師包括教授更是身份的象徵,沒有級別護身,一些行政部門的普通職員都可對你喝三阻四。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很多高校老師甚至教授為一個處長副處長的職位而努力奔走,積極鑽營,某個高校甚至出現40多個教授報考一個副處長的可笑又可怕的現象。基於這一點,我們真的要為張廳長的決定大大地點個贊!他用實際行動打了教育行政化一耳光,也現身說法為去除高校越來越嚴重的行政化傾向做出了自己的貢獻,為廣大高校老師安心從教做出了表率。
當然,羅鍋這樣說也不是否定北師大教授這樣一個榮耀的職業。無論在高校和社會上,沒有行政職務的教授雖然有些勢單力薄,但也算一個神一樣的存在,至少在其專業領域還是有相當話語權的。其身份地位也一定比普通人高很多。
張志勇畢業於曲阜師範大學教育系教育學專業,曾任民進山東省委副主委、監督委員會主任,山東省教育科學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山東教育電視台副台長兼總編室主任、研究員,山東省教育廳副廳長,山東省教育廳一級巡視員等職務。同時他曾任中國教育學會常務理事兼學術委員會委員、中國教育學會教育學分會副理事長兼目標教學專業委員會理事長等職務。學術方面,張志勇先後主持、承擔「中國基礎教育範式轉型研究」等省部級重點課題8項,出版《情感教育論》、《義務教育教學和體系》、《創新教育:中國教育範式轉型》等專著10部,發表論文150餘篇;先後獲省部級一等獎1項,二等獎6項;1996年獲國務院特殊津貼。顯然,這一連串的頭銜,一方面證明了張志勇的學術地位和實力,另一方面也說明了一個問題,能力強的人才有權力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畢竟,進京到985頂尖高校任教授,也是很多教育廳長甚至副部級領導力所不怠的事情。
從這個角度講,張廳長辭職任教,實際上也是給了教育事業榮耀,也給了他自己更高的尊嚴。從他的身上,我們看到教育更大的光亮,更美好的未來!

贊助商連結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