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暈]三年前,她從他的心尖寵變成了他最不 齒的清[暈]婦。
她用最極端的方式向他證明清 白。
他卻冷笑,「顧柔,你真[悲傷]臟。」
世界上最痛的,大概就是看著深愛的男人,擁著另外一個女人走進婚姻的殿堂。
這份痛對於顧柔來說,要沉痛百倍。 ​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POP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