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傳網易讓保安將絕症員工趕出公司# 針對暴力裁員一事,網易今日午間再發聲明,對事件的時間線進行了梳理:

(一)2019年3月底。網易遊戲天下事業部在進行2018年下半年績效溝通時,告知員工J此次績效其考核結果為D,其18年上半年績效為C。根據此結果,其主管和HR確認其工作能力已不能勝任當前工作,遂作出將與之解除勞動合同的決定。並提出可給予其1個月時間作為緩衝。(根據網易績效評估制度,員工績效為C及以下時,需做績效改進;連續兩次,可做辭退處理;員工有權針對績效考核結果發起申訴。)

(二)4月10日一4月23日。HR先後與J進行了四輪溝通,溝通內容為解除與其勞動合同的相關事宜和補償方案,雙方未達成一致。

(三)4月22日。J以郵件方式就其2018年下半年績效結果發起申訴。

(四)績效發展組收到申訴后,在約定時間里,邀請J、其主管及相關HR展開三方會談,就其工作量和工作質量等問題進行了溝通。主管認為J在工作量和工作質量等方面存在問題。同時在2018年期間,其參与的任務中有3個在工作質量和設計能力存在明顯缺陷。

網易遊戲績效發展組根據以上事實認為,J在2018下半年績效考核期間,整體表現未能達到部門考核要求。此次複核經過HR部門的進一步審核后,於5月13日14時16分,通過郵件方式告知J,對其2018下半年的績效維持原評定結果:D(不及格)的判定。

(五)5月13日20時56分。HR通過電子郵件的方式向J發送了解除勞動合同的協議文件。

(六)5月15日。J通過公司OA系統,補交了自5月13日至6月13日的病假申請。這是公司首次知曉其患病具體情況。同時通過其在系統中提交的材料得知,其於5月13日15時在浙江大學附屬第二醫院住院治療。

(七)五月中旬,在J住院期間。HR通過電話與J溝通,詢問病情和郵寄解除合同的地址。期間網易HR表現失禮失態,雙方未達成有效溝通。

(八)其後直至8月18日。J一直通過公司OA提交其病假申請,所有申請,其主管與HR均予以批准。HR多次嘗試與之聯繫和溝通,未果。

(九)8月18日22時左右。J通過郵件方式,向網易數名高管提起期望留在網易的訴求。

(十)8月19日。J結束病假返回公司,網易HR與其做當面溝通。主要溝通內容為了解其詳細病情和訴求。J提出了希望公司不要開除他的訴求。

(十一)之後的時間里,J在公司內已無實際工作內容。公司建議團隊員工關注其身體及心理狀況,以防意外。此舉並非(也無必要和實際意義)所謂的監視。

(十二)9月3日。公司HR為其作出賠償及關懷方案:在N+1補償方案的基礎上,公司將在其離職后,繼續額外每月無條件提供等同於其月基本工資的關懷金,直到一年後原勞動合同到期,並與其約定回復時間為9月6日。

(十三)9月6日11時。J再次通過OA系統提交病假申請,其主管予以批准,但在約定時間,並未獲得其關於賠償方案的答覆。

(十四)9月9日。HR與J進行了新一輪的當面溝通。J表示不接受賠償方案。HR宣布啟動與其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的決定,併當面遞交單方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在勸說J自行整理相關個人物品被拒后,公司保安開始回收其電腦等公司財產。其間雙方未發生衝突,也未有肢體接觸等情況的發生。當天中午,J由其父母陪同離開公司。

(十五)9月10日。因單方解除與J的勞動合同關係,HR申請了N+1賠償的請款。

(十六)9月17日。J向浙江杭州勞動仲裁委提起勞動仲裁(案號為浙杭勞人仲案(2019)445號)請求共計24萬元的經濟補償金。

(十七)9月19日。網易向J銀行賬戶一次性支付了N+1的賠償。

(十八)10月22日。J撤銷案號為浙杭勞人仲案(2019)445號的勞動仲裁申請。

(十九)10月29日。J要求網易遊戲為其提供離職證明。網易遊戲於10月30日14時,當面為其提交離職證明。

(二十)11月1日。J父親至網易遊戲,為其申請失業金補助公章。網易遊戲於11月6日14時,將加蓋公司公章的失業金申請單當面交給J。

(二十一)11月13日。J重提仲裁申請,並將仲裁請求並更為要求公司支付其616929.39元的賠償,本案將於12月11日于杭州勞仲委開庭。

(二十二)11月14日。J向網易索要工資單。網易公司隨後為之提供工資單。#網易致歉#

贊助商連結

LINE it!
分享至google+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