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三年才上線的微信「付費閱讀」,究竟長什麼樣子?】
今天,微信公眾號「三表龍門陣」發出了一篇付費閱讀的文章,點擊進入后可免費閱讀 14% 的內容。我們通過 iOS 付費 1 元后,才得以閱讀完整內容,而且訂閱號信息流會顯示「已付費」標識,在微信的服務通知中,也會收到付費內容購買成功的通知。

付費文章中的文字不支持複製,但圖片可以保存;另外,付費文章文末不顯示閱讀數,不支持讚賞,但會顯示有多少人已付費;付費文章可點擊「在看」,同步到看一看中。

2017 年 2 月,互聯網評論人 keso 在朋友圈宣布了自己嘗試付費專欄的事,與 keso 相識多年的馬化騰在該條朋友圈留言「應該等微信公眾號付費訂閱啊」,keso 的回答滿是無奈,「你們這個測試太久了……」。

這個對話當時引發了很多媒體關注,微信也在隨後確認,微信公眾號付費訂閱功能確實在推進中。現在,這個功能終於在三年後面世了。

不過,從目前的信息來看,微信此次推出的付費閱讀和 keso 嘗試的「付費專欄」有很大的不同,前者僅對單篇文章提供付費閱讀能力,後者則是對一個系列的文章(包括即將產出的文章)進行一次性預付費。

形式的差異很可能會帶來內容的截然不同,一次性預付費的形式更像最近在風口之上的「知識付費」,它的發展也經歷了兩個階段:2017 年所謂的知識付費興起時,做的最好的是有大 IP 效應的一群人,比如吳曉波、羅振宇等;但隨著第一波知識付費用戶完整體驗服務后的覺醒,缺少體系化、獲得感的內容開始難以為繼,「如何科學健身」、「做一名高效能人士」、「如何獲得融資」等成為知識付費中的重要力量。知識付費開始向在線教育靠攏。

訂閱號的付費功能和知識付費並不相同,因為針對單篇文章,它的內容很可能會是一個重磅消息、一些獨特的內容資源、一則精彩離奇的故事、一條有用的,當然,因為一些公眾號主和訂閱者之間的情感聯繫,它也可能在一定程度和「讚賞」的功能重合。總體來說,它會是內容驅動的純粹的消費行為,而不是因為體系化的知識、預期的獲得感而投資自己的行為。(作者:@愛范兒 蔣鴻昌)#微信上線付費閱讀##微信灰度測試訂閱號付費#

廣告

廣告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廣告

廣告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