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國產劇女主,沒一個正常的】

《安家》的編劇@六六 回應網上關於「房似錦人設不夠討喜」爭議,說「房似錦這個人物根本就不在乎別人的眼光」,言下之意,就是「我也不在乎你們觀眾是怎麼看的」。前一陣子,有人在網上提出「為啥職場劇到最後都成為了談戀愛?」的問題,博主@顧硬硬 回答說:

「國內女性不喜歡看到女主有什麼實質性的挫折,因為她們在現實中本就喜歡逃避職業挑戰及其他現實問題。職場對國內女觀眾來說只是『女主被追求』的引子、場景、道具和給女主身份鑲的一道金邊兒而已。」

這鍋被傳來傳去,貌似又回到了最初提出問題的觀眾手中。但仔細一想,這話又格外熟悉——著名影帝馮小剛貌似也說過:「中國垃圾電影太多,是因為有垃圾觀眾捧場。」

但捫心自問,在一眾垃圾影視劇前,我們觀眾有得選嗎?千方百計討好觀眾的資本和編劇,又有哪次是真的討好到點上了?只管拍真實的女性,觀眾自能發現她們身上的閃光點。

我們觀眾明明可以接受「有瑕疵」的影視人物:《梨泰院》里為了生存背叛男主的女二,活得世俗又擰巴,我們也能從她身上看到自己為生活拚命的影子;《想見你》里性格陰鬱的陳韻如,冒充成性格開朗的黃雨萱、搶走李子維的初吻,但還是有很多觀眾能理解她的無助和哀傷。

即便在男性視角佔據絕對主權的創作環境下,以前的編劇仍然能創作出鮮明的女性角色。《倚天屠龍記》中,周芷若一句「倘若我問心有愧呢?」就讓萬千劇迷對她又愛又恨;《小魚兒與花無缺》這部主打兄弟孽緣的男性向電視劇,也誕生了小仙女、蘇櫻、江玉燕等眾多個性鮮明的女性角色。武俠世界中的周芷若都能引起大量觀眾的共情,都市劇中的大女主是不是得開始離我們更近一些?

反觀如今的編劇,懶得探究自己筆下人物的內心世界,不屑於了解每個行業的生存現狀,更不懂得中國女性面臨的真正困境是什麼,複製粘貼出一個個沒有靈魂的人物角色,受到批評時,卻反過來怪觀眾沒有審美能力,這是極其虛偽的......http://t.cn/A6zQjVVy(作者@新周刊 )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廣告

廣告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