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公司離奇虧損背後:2000萬分紅款糾紛讓3000億市值的海螺水泥難以「自圓其說」】
2019年4月19日,上海通鴻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通鴻)將廣西凌雲通鴻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凌雲通鴻)訴至廣西百色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百色中院)。凌雲通鴻是海螺水泥子公司,海螺水泥、上海通鴻分別持有凌雲通鴻80%、20%股權。上海通鴻的訴求也很簡單——作為少數股東,它要求凌雲通鴻向其分配賬上利潤2136.38萬元。
但當2019年3月5日上海通鴻提出分紅要求時,卻被告知凌雲通鴻是「虧損」的,並提供了相關審計報告。而上海通鴻則根據凌雲通鴻每年提供的年度報告認為公司肯定是盈利的。根據海螺水泥在滬港兩地交易所發布的年報數據,凌雲通鴻在2017年、2018年的確是有盈利的。
百色中院一審判決書顯示,凌雲通鴻被判向上海通鴻分配利潤1922.74萬元。據記者了解,凌雲通鴻已於2019年9月向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廣西高院)提起上訴。
而海螺水泥也於2019年12月在安徽當地提了對凌雲通鴻的起訴。乍一看,海螺水泥的操作讓人費解——它為何也要起訴凌雲通鴻呢?原來,這和上海通鴻起訴前,凌雲通鴻向海螺水泥的一筆1.3億元匯款有關。據凌雲通鴻的說法,這筆錢是給海螺水泥的借款利息。
上海通鴻代理律師付曉東認為,海螺水泥告子公司的目的是,通過這個起訴確認雙方之間自2012年起存在借貸法律關係,凌雲通鴻需要向海螺水泥支付利息,繼而幫助凌雲通鴻在上訴案件中勝訴。
但事實上,如果海螺水泥打贏和凌雲通鴻的官司,進而凌雲通鴻在與上海通鴻糾紛的二審中以此舉證,海螺水泥就不免陷入尷尬:凌雲通鴻的主張與海螺水泥多年披露的財務數據相悖。(每經)

廣告

廣告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