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歐美人不坐月子,是因為體質與中國人不同」】

中國「坐月子禁忌」的全面成型,至晚可以追溯到南宋人陳自明所寫的《婦人良方》一書。這本書被譽為「我國第一部婦產科系統之作」。除了喝童子尿之外,書中的其餘禁忌——密閉毫不通風、不許下床行動、不許多說話多笑、不許洗漱沐浴、不許洗腳,甚至於不許低頭……否則就要得「蓐勞」(也就是月子病)——幾乎全部被後世繼承了下來。

英國學者Petrina Brown的著作《Eve: Sex, Childbirth and Motherhood Through the Ages》,扼要勾勒了歐美女性的千年生育史。書中提到從前歐洲人保護產婦的手段是將他們密不透風地關起來,與中國的「坐月子」幾乎完全一樣。當時的歐洲產婦生孩子后「至少得卧床九天」,而且大多數情況下「她們的卧床期遠長於此(9天)」。這些年輕的母親們被要求長期平躺在床上。不能移動,也不能洗澡,「兩三個星期後,如果母親恢復得很好,她才可以下床洗個澡,換換衣服。」直到19世紀,巴黎的醫院仍禁忌讓產科病房通風。

1843年,美國醫生霍姆斯發表論文《產褥熱的傳染性》,認為產褥熱可以通過醫生之手從一個病人傳染給另一個病人。霍姆斯觀察到:不少醫生在解剖產褥熱病人屍體后,再為其他產婦接生,那些產婦大部分都患上了產褥熱。但當時的產科醫學界不能認同霍姆斯的觀點。在他們看來,產褥熱的發生可以與瘴氣有關,也可以與上帝有關,但不可能與醫生有關。主流產科醫學界批評嘲笑了霍姆斯的觀點,霍姆斯則譴責同行無知,稱呼他們是「職業殺人犯」。

大約同一時期,維也納總醫院的產科醫生、匈牙利人塞麥爾維斯也發現:該院的兩個產科病區,死於發熱的產婦比例存在明顯差異。遺憾的是,塞麥爾維斯的發現,並沒有為他帶來榮譽。相反,他受到了維也納醫學界的攻擊——要一群產科醫生承認自己是導致產婦患上產褥熱死亡的元兇,畢竟是困難的。1865年,47歲的塞麥爾維斯不明不白死於精神病院,遺體上有被毆打的痕迹。

霍姆斯與塞麥爾維斯的發現,首次從科學角度揭開了產褥熱的神秘面紗。塞麥爾維斯意識到了「屍體上的物質」是感染產婦、致其死亡的關鍵,他去世后不久,法國科學家巴斯德和德國醫生科霍相繼發現了細菌,通過大量實驗,證明了感染是由這些病原微生物引起,進而建立起了細菌感染學說。霍姆斯與塞麥爾維斯在醫學史上的地位獲得世人的重新肯定。20世紀上半葉,又有磺胺類藥物及青霉素問世。自此,產婦分娩后傷口被細菌感染的威脅解除,歐美醫院里的產褥熱得到了徹底控制。西方的產婦們,漸漸徹底告別了荒唐的「坐月子禁忌」。http://t.cn/A6UCaJDc(短史記)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