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除了天才,一無所有】

都穿列寧裝啊,這可受不了的,張愛玲參加上海第一屆文代會時喃喃道。1950年7月,當與會者一律穿著藍布或灰布列寧裝的時候,只有張愛玲還是一襲旗袍,外面罩了件網眼的白絨線衫。竇文濤曾在節目中稱,這就是作家特有的敏感。無怪乎張愛玲一葉知秋,離開上海,輾轉香港,定居美國。

她曾期待在美國文壇像林語堂那樣出名,將最得意的《金鎖記》改編成英文版,題名《粉淚》(Pink Tears),后又改作《北地胭脂》(The Rouge of the North)。然而,張愛玲小說里蒼涼的中文筆調換做英文恐怕還是失了靈韻,加之西方讀者或許能從林語堂《京華煙雲》那種宏大的敘事中窺得東方氣韻,但像《金鎖記》中「真長,這寂寂的一剎那」此類句子,對於人家來說可真是超綱了。http://t.cn/A6bwM1hB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