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最前線#丨遭阿里拋棄,易果生鮮破產重組】
傳聞多日的「易果生鮮破產重組」一事終於有了結果。

10月14日,據聯商網報道,多位易果生鮮前員工證實,易果生鮮已進入破產重組階段,包括母公司易果生鮮、子公司雲象供應鏈和安鮮達在內的多家公司已於7月30日進入自願破產重組,並開始遣散員工。

早在去年,關於易果即將倒閉的聲音就不絕於耳。此前,有自媒體報道稱,安鮮達或於2019年10月底開始「全面解散」,大量員工於雙11前夕辦理離職手續。去年12月11日,易果旗下主打凈菜配送服務的平台「我廚」官網和App也已暫停服務。

到了今年1月,易果生鮮運營主體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被上海長寧區法院凍結價值1029.72萬人民幣的股權和其它投資權益,執行法院為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凍結期限自2020年1月14日至2023年1月13日。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月,易果生鮮的相關司法案件共有46件,其中不少案由都是買賣同糾紛。

作為國內最早入局生鮮電商的玩家,從2005年成立至今,易果生鮮先後完成了7輪融資,背後不乏阿里、蘇寧、KKR等大牌基金的身影,曾一度是生鮮電商領域最炙手可熱的明星。

2013-2016年間,易果生鮮獲得了阿里及旗下雲鋒基金A、B、C連續三輪融資,累計投資金額達數億美元。2016年11月,又獲得了蘇寧投資集團領投的C+輪融資,並在2017年獲得天貓領投的3億美金融資,這也是易果迄今為止的最後一輪融資。

得到阿里和蘇寧的加持,易果在生鮮電商普遍被唱衰的那幾年成為了幸運兒,不僅牢牢把握住了流量入口,也頻頻參与到相關業務整合。

2013年,易果生鮮獲得天貓超市生鮮運營權。當時的契機是,天貓正要發力「1小時達生活圈」,生鮮作為重要品類被寄予厚望,因為多年來在供應鏈和物流體繫上的積累,易果順理成章的接下了這一重任。在此後的時間,易果先後與天貓組建了冷鏈物流平台安鮮達以及上游供應鏈平台雲象供應鏈。

從那時起,易果的定位已經開始發生變化:由一家to C的企業慢慢向to B業務轉型,逐步成為了一家供應鏈和物流企業。

在阿里的助力下,易果生鮮訂單量獲得巨大增長,數據顯示,2017年易果集團GMV達100億,較2016財年披露的36億元增長178%,來自於天貓超市的訂單則超過了90%。

雖然不愁流量,但某種程度上易果等於把命全部交給了阿里,一旦阿里選擇合作終止,易果的訂單將幾乎化為烏有,這為易果後來的落寞埋下了伏筆。

2015年阿里孵化的盒馬鮮生成立,短短几年內就開出上百家門店,盒馬前店后倉的模式以及花重金打造的物流供應鏈,把配送鏈路和成本壓低,使得配送效率提升,也讓易果在阿里內部的作用開始邊緣化。

據了解,易果生鮮的線下合作主要是連鎖便利店,合作門店承擔商品存放的前置倉角色,但由於合作模式較為鬆散,易果物流、供應鏈、生鮮損耗成本難以有效降低。

隨著盒馬的崛起,作用上與盒馬多處重疊的易果生鮮果斷被拋棄。2018年12月24日,阿里宣布,易果將此前負責的貓超生鮮運營轉交給盒馬鮮生,並與盒馬深化合作,以進一步打通線上線下。

按照阿里的說法,雖然C端業務被盒馬逐漸接管,但是在B端上,易果還將繼續為包括盒馬、大潤發、天貓超市生鮮、餓了么等提供供應鏈、冷鏈物流方面的支持。失去了C端業務,純做B端業務的易果在收入端呈現巨大的下滑。

此後,阿里宣布組建天貓超市事業群,將淘鮮達從盒馬業務體系中剝離出來,同時菜鳥將單獨成立超市物流團隊,對接、雙線服務於天貓超市和菜鳥。易果生鮮被徹底踢出了局。

此前有行業說法稱,天貓給安鮮達的投資專款被挪用雲象供應鏈以及2018年首屆進博會期間雲象與阿里大進口戰略唱「對台戲」,直接導致了雙方關係的惡化。

但從根本上看,相比阿里自身孵化的業務,易果作為外來企業在與天貓超市的業務融合上天然存在隔閡,雖然雙方成立了聯合公司,但在供應鏈和履約端協同成本的一直很高,從商業角度看,易果出局並不意外。

不出意外,易果將走完15年的生鮮電商生涯,對於整個行業來說,這又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