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態度 有溫度# #網易科技[超話]# 谷歌每年或向蘋果支付80-120億美元 這筆錢要沒了?】

美國司法部正試圖懲罰谷歌在互聯網搜索領域的反競爭行為,但這可能也讓蘋果遭受池魚之殃。分析師們估計谷歌每年支付80億至120億美元,使自己成為蘋果iPhone和其他設備上的默認搜索引擎,這是美國司法部上周對谷歌提起反壟斷訴訟的核心。這筆交易也是蘋果服務部門的核心,該部門在過去幾年始終是蘋果增長的最大貢獻者。

美國司法部以這筆可以追溯到15年前的交易為例,說明谷歌如何利用其巨額利潤來阻止競爭。對蘋果來說,這是筆有利可圖的交易,證明了接觸其全球超過10億設備用戶的巨大價值。雖然司法部訴訟的結果還遠未明朗,但分析人士和投資者表示,鑒於谷歌支付的費用在蘋果總利潤中所佔比例高達五分之一,失去這筆交易可能會對蘋果造成相當大的打擊。

伯恩斯坦公司(Bernstein)分析師托尼·薩克納吉(Toni Sacconaghi)說:「如果此案進行到底,蘋果可能會受到比谷歌更大的財務影響。」他估計,如果與谷歌的交易完全取消,蘋果的股價可能下跌多達20%。但如果蘋果能夠通過涉及谷歌及其競爭對手的其他交易來抵消損害,影響可能會小得多。

上周,當美國司法部對谷歌的訴訟曝光時,投資者似乎對這種威脅不屑一顧,蘋果股價當天甚至逆勢上漲。亞當斯基金(Adams Funds)的首席執行官馬克·斯托克爾(Mark Stoeckle)表示,這起訴訟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做出裁決。亞當斯基金是蘋果的最大股東之一,斯托克爾質疑谷歌與蘋果的交易是否真的違法,這與消費品公司付錢給雜貨店以獲得更好的貨架位置有什麼不同?

斯托克爾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毫無疑問,如果這種交易結束,將對蘋果造成負面影響。」但在這一點上,他認為蘋果面臨的風險是可控的。蘋果沒有回應對美國司法部訴訟的置評請求,司法部並未指控蘋果存在不當行為。谷歌駁斥了這些指控,稱用戶之所以使用其搜索引擎是因為它是最好的,而不是因為他們找不到替代引擎。

上周,谷歌首席法務官肯特·沃克(Kent Walker)在博客文章中表示,谷歌與蘋果的關係沒有特殊之處,「與許多其他公司傳統上用來分銷軟體的協議沒什麼不同」。
兩家公司在2005年首次達成協議,當時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還是蘋果的首席執行官,在Mac電腦上的蘋果Safari網路瀏覽器中,谷歌搜索是默認引擎。隨著iPhone於2007年亮相,這筆交易擴大了範圍。兩家公司從未公布過交易的確切條款。2016年,在涉及這家搜索巨頭的其他訴訟中,有關谷歌向蘋果支付了大量款項的信息浮出水面。在訴訟過程中,法庭提到,作為交易的一部分,蘋果在2014年收到了谷歌10億美元付款。

分析人士表示,在那之後,這一數字急速增長,儘管他們對具體數額的估計存在差異。美國司法部的訴訟指出,分析師們估計谷歌每年為這筆交易支付80億至120億美元費用,並表示這相當於蘋果利潤的15%至20%。蘋果報告稱,截至2019年9月的財年利潤為552.6億美元,許多分析師估計,這個數字在過去一年略有增長。該公司定於周四公布2020財年業績。

如果美國司法部的反壟斷行動破壞了谷歌與蘋果的交易,谷歌也會面臨很大風險。備案文件顯示,去年蘋果設備的搜索量幾乎占谷歌搜索總量的50%。包括薩克納吉在內的分析人士猜測,蘋果可能會開發自己的搜索業務,以爭奪廣告收入,甚至會通過收購DuckDuckGo來實現。DuckDuckGo是一家小型搜索引擎,和蘋果一樣,也強調隱私。任何這樣的舉動都將為谷歌增加一個潛在的強大競爭對手,儘管其依然在搜索領域佔據著壓倒性的主導地位。

蘋果與谷歌的交易本質上屬於純利潤,這支持了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改變公司方向的努力,因為蘋果面臨著iPhone銷售停滯的問題,iPhone約佔公司收入的一半。iPhone的銷量在2015財年達到峰值,而其收入在2018財年達到1670億美元的峰值。谷歌的交易在蘋果所謂的服務業務中佔了很大一部分,在上個財年,該業務已從2015財年的約200億美元飆升至分析師估計的530億美元。

蘋果大股東Synovus Trust專註于技術的高級投資組合經理丹尼爾·摩根(Daniel Morgan)說,在多個搜索引擎為配售付費的情況下,蘋果可能還有辦法籌到部分資金。例如,在歐洲,谷歌在與歐洲監管機構的鬥爭中敗訴后,現在允許Android手機的用戶自主選擇使用哪個搜索引擎。http://t.cn/A6bghDco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