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頭髮的人不傷心】

窮和禿,對於都市人來說,就像是1945年徹底摧毀日本帝國戰鬥意志那兩顆原子彈,會讓他們瞬間顏面盡失。洛杉磯一個垂直於男性脫髮問題的電台節目主持人Spencer Kobren認為:「沒人會覺得,走到一個小妞面前誇她的屁股誘人是一個得體的表現;但荒誕的是,當人們走到一個人面前嘲笑他的頭禿,卻能引得哄堂大笑。人們對禿頂和脫髮的偏見和低俗玩笑,是這個時代政治錯誤的最後壁壘。」

在Medium上,從高中開始脫髮的Sean Olding陷入自卑、痛苦:在學校,大家把它當成笑話;在酒吧,喝多的醉漢會走到他面前,故意玩弄他稀疏而可憐的頭髮。為了重獲尊嚴,他用盡了消費主義提供的化學武器——假髮,以對抗自己日益稀鬆的頭皮,但結果卻是毫無作用:「如果脫髮是一種宿命,那麼對抗它就是一場必敗之戰。」http://t.cn/A6GcXcta

廣告

廣告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