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算法時代的反壟斷風雲】

大數據殺熟,是互聯網平台利用控制私人數據的支配優勢,藉助演算法對每個用戶實施「一級價格歧視」,最大限度地榨取每個用戶的「消費者剩餘」。亞馬遜是互聯網大數據殺熟的「始作俑者」。2000年,亞馬遜針對同一張DVD碟片施行不同的價格政策,新用戶看到的價格是22.74美元,但如果是演算法認定有購買意願的老用戶,價格則會顯示為 26.24 美元。如果刪除 Cookie,價格馬上又回落。很快這種策略被用戶發現並投訴,亞馬遜 CEO 貝索斯公開道歉,說這僅僅是一場實驗,也承諾不再進行價格歧視。

再看螞蟻的問題。馬雲嘲諷《巴塞爾協議》是老人俱樂部。但是,螞蟻的槓桿率遠遠超過了《巴塞爾協議》的監管要求。或許,馬雲認為,螞蟻的大數據風控比銀行的統計學風控更據優勢,可以突破這一監管的槓桿率。

但是,馬雲忽略了一點,螞蟻之所以具備大數據銀行的演算法優勢,是因為其免費地掌控了數億用戶的私人數據,佔有對私人數據的支配優勢。螞蟻能夠成為「巨象」,正是利用演算法支配私人數據。

理論上,螞蟻可以利用演算法實施完全價格歧視,最大限度地攫取每一個用戶的「交易剩餘」。當每個用戶的財富天秤都向螞蟻傾斜,違約率定然會上升,螞蟻構築的護城河反被演算法吞噬,可能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這就是演算法時代的價格歧視,對金融系統構成的威脅。

庇古在《福利經濟學》中確立了市場最優效率的條件,即私人邊際收益=社會邊際收益。什麼意思?這個等式的意思是「沒有人能夠占他人的便宜」。當一個國家確立這樣一種公正的法律時(制度是內生變數),經濟是最優效率的,理論上是沒有外部性的。

在大數據時代,互聯網巨頭強制性地免費佔有了私人數據,這就意味著私人邊際收益>社會邊際收益,即互聯網巨頭佔了私人的便宜。這定然引發外部性,損害經濟效率和社會福利。如果短時間內無法用技術的手段將私人數據私有化,那麼就必須將互聯網巨頭置於聚光燈下。這就是反壟斷法的作用。http://t.cn/A6G9eUV5(智本社)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