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態度 有溫度# #螞蟻集團IPO推遲至2022年# 有太多工作要做,傳螞蟻集團IPO可能推遲至2022年】

據知情人士透露,隨著中國全面修訂金融科技行業的相關規定,螞蟻集團明年重啟IPO的可能性看起來越來越渺茫。

知情人士表示,螞蟻集團仍處於改進的早期階段,監管機構要求其在諸多領域遵守新的指導方針。由於有太多工作要做,而且許多規則尚未闡明,螞蟻集團明年上市的可能性正在變小,很可能推遲到2022年。

對包括華平(Warburg Pincus)在內的早期投資者來說,螞蟻集團上市時間再推遲一年或更長時間將是一次重挫,這些投資者原本指望從350億美元的IPO中獲得豐厚回報。

此外,這也將對阿里巴巴造成潛在打擊,它持有螞蟻集團1/3的股份。螞蟻集團上市計劃被暫停后,該公司股價暴跌。

螞蟻集團重啟IPO面臨的巨大挑戰,源於與負責監管金融服務和證券行業的監管機構官員的討論。他們強調,目前的當務之急是確保螞蟻集團適應不斷變化的監管環境。

兩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國已經成立了聯合工作組來監督螞蟻集團。除了與該集團保持定期聯繫,工作組還負責收集數據和其他材料,研究其重組,並起草金融科技行業的其他規則。

根據11月初發布的小額貸款機構規則草案,螞蟻集團將需要補充資本金。據估計,這可能意味著該公司需要大約120億美元才能符合要求。

螞蟻集團需要向銀監會申請兩個小額貸款平台的新牌照。但知情人士稱,銀保監會將限制允許在全國範圍內運營的平台數量,不太可能批准螞蟻集團的兩個牌照。

螞蟻集團還需要向中國人民銀行申請單獨的金融控股公司牌照,因為它的業務橫跨兩個以上的金融部門。知情人士表示,監管機構尚未對螞蟻集團給出明確而具體的指導,但已告知該公司,其需要遵守現行法規,並在金融控股公司的框架下運營。

知情人士還稱,螞蟻集團正在等待小額貸款規則的最終版本出台,預計政府未來幾個月將出台更多針對金融科技行業的監管規定,比如財富管理方面的監管。在此過程中,上市不再是當務之急。

此前,在被問及螞蟻集團IPO計劃是否會繼續進行時,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表示,這取決於政府如何重構金融技術監管框架,以及企業如何應對不斷變化的監管環境。而原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則表示,不管是傳統的金融業態,還是像螞蟻金服這樣的金融業態,都應該遵循金融業的一些基本規律。

對於螞蟻集團來說,理解並駕馭複雜的規則是其當前面臨的最大障礙。螞蟻集團原定於香港和上海兩地上市的計劃不久前被叫停。備受期待的IPO引發了投資狂潮,需求飆升將其估值推高至2.1萬億元人民幣。

在各方沒有就任何可行計劃達成一致的情況下,螞蟻集團在重啟IPO方面將面臨更長時間的延遲,甚至可能比許多分析師預計的期限還要長。如果螞蟻集團未能在明年10月份IPO申請到期前完成股票發行,它將不得不在上海再次申請上市程序,並尋求新的批准。

包括晨星公司在內的分析師已經將螞蟻集團的估值下調了一半,華平、銀湖管理公司和淡馬錫等早期投資者的潛在回報也受到影響。上市規模縮減也將意味著,花旗集團和中金公司等投資銀行的手續費降低,這些投行原本指望通過IPO獲得更多回報。http://t.cn/A6GgeXc6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