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瑪特市值破1000億#【#誰將泡泡瑪特推上千億市值神壇#,盲盒會一直是長久熱門的生意嗎?泡泡瑪特會成為泡沫瑪特嗎?】「60歲的玩具迷,買盲盒花了70萬」、「夫妻二人4個月花20萬買盲盒」……曾經類似的新聞層出不窮,讓盲盒成為「當紅炸子雞」。而在不少潮玩玩家沉溺於開盲盒無法自拔后,也催生了新的暴富神話。盲盒熱潮的主要催生者——如今泡泡瑪特市值超千億,很顯然是一個積極信號。也說明以泡泡瑪特為代表的企業,抓住了盲盒玩家的消費心理。不過,這就能真正說明盲盒永遠在風口,但這會一直是長久熱門的生意嗎?

在過去的三年,是中國盲盒產業高歌猛進的時間段。身為盲盒代表企業的泡泡瑪特,營收就呈現爆髮式增長,甚至凈利潤三年時間增長了300倍!具體來看,泡泡瑪特2017年-2019年營收分別為1.58億元、5.14億元、16.83億元。同時,泡泡瑪特的這三年的凈利潤,分別為156萬元、9952萬元、4.51億元。值得注意的是,泡泡瑪特的盲盒生意堪稱「暴利」——毛利率從2017年的47.6%,漲到2019年的64.8%。

這樣「暴利」的生意經,不知道讓多少硬體廠商為之艷羡。比如家電企業美的2015年至2019年的銷售毛利率,始終位於25%—29%之間。即使是格力,毛利率也不過37.12%。而雷軍此前曾表示,小米模式就是8%—9%的毛利率,所以才有較高的性價比。相比之下,泡泡瑪特的高毛利率,實在是非常高。

而且讓一眾只能在線上渠道發力的硬體廠商羡慕的,是泡泡瑪特在線下門店有著不錯的表現。據了解,目前泡泡瑪特已在中國33個一、二線城市主流商圈開了114家零售店,在57個城市開了825家機器人商店。這樣的線下門店表現,對於一家後起之秀來說非常難得。這也能從側面看出,泡泡瑪特過去幾年的表現有目共睹。

泡泡瑪特的成功,看起來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比如泡泡瑪特將其盈利能力,歸結為搭建出一個IP開發與運營、藝術家發掘、線上線下全渠道營銷和潮玩文化推廣構成的全產業鏈平台。也就是說,泡泡瑪特自認已打造出完整生態和有別於其他同類企業的「護城河」。此外,幾個重磅系列建立了泡泡瑪特的知名度和品牌價值,讓其獲得更高溢價。

但在我看來,泡泡瑪特的成功最關鍵因素是通過盲盒,調動起玩家的獵奇心理。所謂「盲盒」,起源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日本,核心模式就是主抓「不確定性」。而在多重「不確定性」中融入強IP元素,這樣就能激發玩家的獵奇心理。尤其是那些稀少、難以抽到的人偶等,更是能讓有「收藏癖」的玩家不斷復購。

而隨著盲盒潮流的不斷外延,其迅速成為主流消費形式,並吸引大批忠實玩家。數據顯示,2019年「雙十一」當天,在天貓賣出了超過200萬個盲盒,銷售額為8212萬元,上一年有近20萬在盲盒上花費超過2萬元的「硬核玩家」。那些稀缺的盲盒價格更是身價飆漲,甚至輕鬆漲至原價的數十倍!

盲盒,的確就是這樣讓人慾罷不能。甚至我在小學門口的商店中,也見到很多小學生購買1元1個的廉價盲盒,他們就是想知道裏面到底有什麼稀奇玩具。雖然最終的商品價值遠遠低於正常價值,但那種「不確定性」確實讓人難以自拔。

盲盒固然讓人難以自拔,泡泡瑪特也取得了很大成功,不過這真的就意味著盲盒能一直紅下去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就目前看,很多玩家都在從盲盒圈退坑。盲盒熱潮,也在變冷。

據了解,多家盲盒店的客流相對疫情前明顯減少,往昔排隊購買乃至瘋搶盲盒的場景不再。就像泡泡瑪特的門店加上自動售賣機近1000個銷售點位,疫情期間關閉了三分之一,十二棟文化在北京、上海等7個城市的十幾家抓娃娃機門店也都陸續關停。這對於極度依賴線下體驗的盲盒來說,是個沉重打擊。門庭若市的盲盒店因疫情期間關閉,影響到消費體驗,並讓玩家逐漸「清醒」。

更多「入坑」玩家表示,現在對盲盒的熱情在迅速降低,發現抽盲盒其實是「賭博心理」,而且根本不值59塊錢。這一點,從二手平台上盲盒的數量增多,稀缺款價格降低就能展現出來。

閑魚數據顯示,過去一年閑魚上有30萬盲盒玩家進行交易,發布閑置盲盒數量較一年前增長320%。而去年10月,有的稀缺款還能賣到近千元,但如今已跌到400元。未來隨著人們收入的降低,花費在盲盒上的錢也有可能會減少。畢竟消費能力下降后,很多人都會減少不必要的支出。

盲盒,終究不會是一個長久熱門的生意。#v光計劃##盲盒為什麼讓年輕人上癮#

廣告

廣告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