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要為最糟糕的情況做好準備了。

疫情影響著金融,金融影響著經濟,經濟影響著就業,當然,更別提最寶貴的生命。

三個不太關聯,但有些標誌性的數字。

第一個,美聯儲降息50個基點。

不降則已,一降就是50個基點。要知道,這樣的緊急降息幅度,上一次,還是10多年前的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期間。

但就是這樣的大陣仗,實際也沒啥用。3月3日,美股仍舊跌成了狗,道瓊斯指數上躥下跳,最終一瀉千里,又跌了785.91點。

人們極度擔憂,是因為中國的防控進展雖然讓人鼓舞,但全世界突然發現,大事不妙,原來中國最初困難他們也會面對,但他們還沒做好充分準備。

這就牽涉到第二個和第三個數據。

第二個,中國境外的確診人數,超過了10000例。

第三個,最近一天,中國境外的新增病例,比中國境內多了九倍。

如果說前一段時間,世界最擔憂的還是中國的湖北和武漢;慢慢地,中國境外的新增病例,已經超過了中國;現在,中國境外的新增病例,比中國境內多了九倍。

形勢出現了重大變化。

世界最擔憂的,早已經不是中國,而是「KIIJ」四國——韓國、義大利、伊朗和日本。

世界衛生組織(WHO)最新警告,世界目前正處在「未知的境地」。

未知境地啊!

這四國中,韓國、義大利和伊朗最讓人揪心。

韓國的確診病例已超過5000例。韓國總統文在寅曾說,中國的困難就是我們的困難。現在,確確實實,不僅僅是中國的困難,也是韓國的困難。

5000多例,是什麼概念?

在中國,除湖北外,病例最多的是廣東與河南。

韓國人口,5000多萬,確診5000多例;

中國廣東,人口1.1億,確診1350例;

中國河南,人口1億,確診1272例。

從比例看,韓國已經全面超過廣東與河南,僅次於湖北了。

所以,在一輪一輪措施加碼之後,韓國總統文在寅3月3日下令,全國開始對新冠病毒的「戰爭」,所有政府機構要處於24小時全天候戒備狀態。

韓國也進入了全面戰「疫」狀態,但按照中國的經驗,哪怕採取嚴格措施,但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逆轉這種增勢。

在歐洲,義大利也在懸崖邊上,確診病例已超過2500例。

義大利人口6000多萬,確診2500多例。

從比例看,義大利比韓國略好,但與中國省份相比較,也大大超過廣東、河南,僅次於湖北。

更關鍵的是,義大利的病例仍在持續向外輸出,瑞士、克羅埃西亞、奧地利、羅馬尼亞、希臘、丹麥最近都宣布,境內首例確診,源頭都在義大利。

最糟糕的,其實伊朗。

最近每天都有壞消息。

日前,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顧問委員會成員——71歲的米爾-穆罕默迪,因感染新冠病毒後去世。從全世界來看,他是因新冠疫情去世的最高級別官員。

按照伊朗媒體的報道,最近去世的,還有伊朗司法部長易卜拉欣·萊希的顧問、伊朗前駐梵蒂岡大使。

而且,還有大量高官確診,其中包括副總統蘇梅·埃卜特卡爾、衛生部副部長哈利其等。按照最新的消息,在伊朗國會中,就有23名議員中招。

確診可怕,更可怕的是死亡率。

伊朗死亡率最高的時候達到了近20%;隨著更多確診病例發現,目前下降到3%。但這仍舊比絕大多數國家要高得多得多。

哪怕是美國,情況也不容樂觀。

美國官員已警告:疫情在美國蔓延不可避免。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莫也說,不可避免地,會有更多人被確診。

3月2日,美國華盛頓州宣布,又有四人因新冠肺炎去世,美國因此去世的人增加到了6人。但一些媒體也懷疑,僅在過去幾個月,全美約有1.8萬人死於流感,真的都是流感嗎?還是部分是新冠?

從目前的狀況看,最糟糕的情況正在發生。

所以,華爾街風聲鶴唳,一連串的暴跌,黑色星期一,黑色星期四,兩個黑色星期二,哪怕美聯儲使出渾身解數降息!

美國人也恐懼啊!

中國上半場,世界下半場。

怎麼辦?

「別無選擇,只能現在就立即行動。」

WHO總幹事譚德賽就說,新冠病毒在全球的蔓延,不是一條「單行道」,但如果各國迅速有效地行動,從採取限制措施開始,是可以打敗它的。

事實也是擺在那的。目前,約38個國家的病例,不多於10個;約8個國家,已有兩星期沒有報告新增,這顯示人類能夠控制疫情爆發。

最好的案例,還是中國。按照譚德賽的說法,中國的做法證明:即使在病例數量極大的國家裡,限制病毒擴散也是有可能的。

當然,這是中國在付出慘痛代價后的經驗!

此前,譚德賽就多次公開表示,中國的措施,為整個世界爭取了時間,即使這讓中國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這些措施,有效減緩了疫情向其他國家擴散的速度。

當然,他也指出,沒有一套全球適用的對抗疫情手段,因此每個國家都必須視本國具體情況而定。「每個國家必須有它自己的做法,但是這必須首先從限制措施開始,」

簡單總結一下:

1,沒有中國的斷然舉措,新冠早就大規模傳染了。難怪WHO專家感慨,世界欠中國一個感謝。

2,沒有全球統一的對抗疫情手段,各國有各國的國情,你可以佛系,你可以封城,但具體按實際情況操作。

3,在目前沒有特效藥的前提下,限制措施,是一個比較奏效的手段。

真是苦口婆心。

所以,我們看到,韓國的戰時狀態,最主要的就是隔離;義大利的斷然舉措,也是在疫情地區隔離;伊朗宣布軍隊介入,也是要加強隔離。

當然,我們也看到,在義大利、在韓國,在不少國家,不少人也拒絕隔離,甚至要為不戴口罩示威。

唉,怎麼說呢?

不同國情吧!

2020年是庚子年,我們可能想到了庚子年的10000種可能,卻沒想到是以這種危機開場。

路還漫長,必須為最壞情況做好準備了,大概幾點吧:

1,全球擴散會繼續。

一旦突破了臨界點,想遏制也不是那麼容易了。按照某些國家的測算,在極端情況下,可能最終該國一半人口會感染。

唯一的好消息是,這是一種自愈性疾病,80%的人不需要就醫就能自愈;隨著經驗的增加,死亡率也會降低吧。

科學家們,疫苗也快一點吧!

2,全球經濟蒙受重大損失。

這就不用多說了,美股的暴跌就是一個信號。當然,看到有段子這樣說:

中國疫情最嚴重時候,美股沒有跌,說明美國資本市場對中國控制疫情有信心。中國疫情開始控制住的時候,美股暴跌,說明美國資本市場對中國以外地區控制疫情沒有信心。

嗯,分析得如此有道理,我竟然無法反駁……

民生是最大的政治,隨著經濟的下滑,一些國家可能會陷入全面危機。我們也必須做好充分準備。

3,歧視暴力可能會增加。

反正已經有苗頭,一些亞洲人面孔在歐洲遭到歧視,甚至街頭暴力。剛看到的新聞,一位援助巴勒斯坦的日本女性,在大街上竟遭當地人公然拖拽撕扯,還被罵是新冠病毒。

隨著疫情的擴散,這種歧視,不僅僅針對中國人、日本人、韓國人,也可能針對伊朗人、義大利人,甚至很多國家人。

所以,譚德賽再三強調:偏見比病毒本身更危險,偏見是最危險的敵人。

4,真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啊!

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而且是無差別攻擊,也別再傳什麼這個病毒只針對黃種人了,伊朗、義大利可都屬於白種人。

這更提醒我們,全球化的時代,共贏才是王道,以鄰為壑必然害人害己。

各國要吸取中國的經驗教訓,隨著疫情擴散,可能還需要中國的產能。因為在不少國家,口罩也變成了剛需,如果中國能儘快騰出手來,世界工廠能量迸發,會給各國極大的支持。

某些國家甚至可能不得不降低關稅,要求中國多出口一些。

5,中國要防止輸入性病例了。

鍾南山院士曾警告,新冠肺炎疫情在國外迅速蔓延,中國存在從輸出病例變為輸入病例的可能性。現在,鍾南山擔心的事情,正在發生。

截至目前,浙江、寧夏、北京、廣東都陸續通報了境外輸入病例。有的來自義大利,有的來自伊朗,隨著疫情在其他國家擴散,這種可能性正變得越來越大。

中國,還絲毫大意不得啊!

應該也是看到了苗頭,WHO總幹事譚德賽警告,政治化操作不會真正幫到我們,這個病毒會攻擊任何人,這是全體人類在和不了解的病毒作鬥爭。如果全人類不從夢中醒來,並把這個病毒當做第一公敵,我覺得我們永遠不會吸取教訓!

唉,2020年不尋常,真希望這隻是一個噩夢!

廣告

LINE it!
╰( ◕ ᗜ ◕ )╯ 快點加入微博粉絲團!

廣告

廣告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