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游美景錄# 崎嶇嶙峋且桀驁不馴的山水蟲石,溫暖慈愛又靜穆厚重的風土人情,泰寧的天空,雲彩,樹木,草地,湖水,水泥路,土菜,商業味,都淡得如已飄然出世。
我很喜歡去些普通的縣鎮,坐三輪車摩托車公交車和半報廢的小汽車,看普通的女人愛笑的眼睛,感受普通的男人失落彷徨之餘的堅韌。因為普通里的偉大很富足,偉大里的普通卻太奢侈。
晚上城裡飄起了雨,滴落得平平淡淡,卻忽感別離沉重。我的「門前遲行跡」,和貓兒山上台階的「一一生綠苔」,正好構成這「閩道難,難於不忍歸」。via:@餘生願誠心改過

廣告

廣告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