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者眼中的命數!

「我命在我不在天」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此語蓋出於道家。自上古始,道家方士燒鍊金丹以求長生,煉內丹以求不死,皆是通過修鍊以延長壽命,試圖改變「命由天定」的結局。

從養生的角度講,通過靜心、養氣、服食等方法,從某種程度上解決了健康問題,這也是道家對醫學及養生學的重大貢獻。

不過,今日所論之「我命在我不在天」將繞開健康因素,或預設了「人人皆健康」的前提下,解讀此話的真正含義。人雖然未萬物之靈長,但任人如何養生保命,亦難以改變天數,所謂天數,即吉凶禍福。

老子說: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也就是說,人雖是「四大」之一,但也應循道而行,因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從這點上將,人總會受到地、天、道的約束,違反了道,就是逆天,逆天則必遭懲罰。

人生於天地之間,從出生那一刻開始,便受到地、天、道的制約。人是有命數的,有生老病死,有吉凶禍福,這些理所當然。

生老病死不可逆轉,所以,論人,則不可不生,也不可不死,但可以不病,這是養生學的內容,姑且不論,但吉凶禍福之事則不然,可以通過修行而得以改變。善惡皆自己所為,禍福皆由自己決定。因此,命數如何在於自己,而非天定。

風水家說:「命乃天定,運在人為。」又說:「命不可改,而運卻可改。」此話也有幾分道理。人出生之時,秉父母精血所生,又有靈魂入胎而有命。

實際上,「生我之前」命數如何我們不得而知。根據佛家三世之說,「生我之前」為前世,前世所修功德多少對今生有所影響。因為前世之事撲朔迷離難以捉摸,所以,我寧願以今生為起點來論命,如此更貼近現實。

一般說來,我們出生之後至成年獨立,我們消耗的都是父母的福報。因此,在少年時期,不足以論命。故而,少年時代,無論吉凶悔吝、壽夭禍福皆與父母及家庭有關,家庭和則順遂,父母不睦則多殃;父母溺愛則子女多病,家教嚴苛則多成大才。在此階段,人的吉凶禍福取決於父母及家庭環境,而不必以「前世修得如何」論之。

自完成學業開始工作之時起,我們業已脫離父母,便有了命數之說。此時,我們不僅受到父母的影響,而且這種影響仍將繼續。在此階段,我們的心性、智力、能力等將決定未來的命數。

心性,即本性,表現為對善與惡、正與邪的辨識能力,並將影響一個人的言行,善者得福,惡者獲災,乃天道使然。為善者,合於天道,故得福;為惡者,逆天而行,故招禍。

因而,是禍是福,均由自己決定,與天無關,天道只是冷眼旁觀,不動聲色。因而,有「自作自受」之說。

消耗福報的方式是多種多樣的,如邪淫、妄語、不孝、不肖、損人利己之類,消耗福報較快。而大多數人都是一邊積累福報一邊消耗福報,所以,看似不增不減,平平常常。其一生中也多吉凶禍福,禍福相依,實屬正常。

而很多人的人生即如此,所以,命數也如此。令人遺憾的是,很多人已將這種命運現象想當然,所以,行善積德之類的事情對他們來說也只是聽聽罷了,卻不願身體力行。

然而,人固有一死。《太上感應篇》中說:「算盡則死」。因而,當一個人的福報被消耗殆盡,則命終而死。人之死,要麼福盡,要麼壽終。

所謂「禍莫大於死」,福壽皆關乎命數,死亡之後,身形腐朽,靈魂則回到多維空間。從哲學的角度看,隨著我們的軀體的死亡,我們的世界便不復存在,因為我們都已煙消雲散,何來功德之說?

我雖不完全贊同哲學對於死亡的觀點,但就命數而言,我命在我,而不在於天,福祿的多少在於平日的積累,所以,趨吉避凶的真正方法,可能是盡量為善而不為惡,讓「算減」得慢些,如此可以盡量讓死亡晚點到來。

因為死亡意味著生命的終止,就意味著我們沒有了任何認識世界的條件,所以,對於活著的人來說,過好今生今世才是終極追求。

鑒於此,道教不論三世因果,只論天道承負,因為天道承負本身就是一種傳承,也是我們所論的「福蔭子孫」的理論依據。

因為至少天道承負看得見、摸得到,所以,對很多人來說才踏實。報應之事,全在於自身言行,也是對命數的最好解釋。福生無量。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