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無辜,可是我也沒有罪。我只不過是喜歡著一個人。昨天接到他發送過來的電子郵件,說想我,說喜歡我,要我別怪他。言辭懇切,以他的破筆頭,這大概能算得上他這輩子寫的最好的一篇東西了。反反覆復,看了又看,心裏百感交集,都已經決定了才來說這些。簡略地向朋友複述了一下內容,很慘淡的對她說:「你看這個人,嘴裏說喜歡我,又讓我這麼難過。——南康白起《我等你到三十五歲》

LINE i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