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放得下」,關鍵在能否「執而不著」。面對「當下」境界,扮演好當下角色,是儒家的擔當。當外部境界變化了,能將「角色」與「我」分離,心隨境轉,不停留在過去的境界,不執迷於以往角色,是道家的超越。活在當下,變化即美,不著色不著相,堅守內心寧靜,身在紅塵,心在凈土,是佛家的修鍊。 ​​​​

LINE it!
回頁頂